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17

     

    道士下山【日月】第三十二章 离别团圆今日并,一门隔断此生情

    第三十二章  离别团圆今日并,一门隔断此生情



               无欲天轩窗外,云海翻波、风雷阵阵,隐隐传来呼喝打斗之声。翼道人极谨慎的围着小楼飞行数周,忽而俯冲而下、忽而盘旋而上,一双炯炯鹰眼摄住窗内动静。暗室无灯,但是翼道人乃是神鹰之子、目力过人,已然觑见窗内有一团银丸般的光华 ,凝而不动、灿烂朗澈。他眦目狂喜,心知这光华便是脱俗仙子的元神,谈无欲此时必已五感尽失,正是登仙前澄虑息机、无知无识的紧要时刻。

                 翼道人多番试探,并未发觉法阵与守卫,心中暗道侥幸。他们一行十三人,皆是灵兽与凡人交合所诞下的异类,生具半仙之体,天赋异禀、神通广大,本该翱翔方外,可他们既想脱去鳞角羽毛,又难以忍受刮鳞拔羽之苦,便生出歹念、偷袭半斗坪,妄想着夺取谈无欲登仙前的成道元神,顷刻之间,褪尽翎羽、白日飞升。

                 半斗坪开启护山大阵、层层戒备,他们亦计划周详,由擅术法的猿道人和肋生双翅的翼道人暗度陈仓,其余人由正面强攻、调开守卫之人。想起那守卫之人,翼道人不由一阵发冷,他自空中掠过时,见那人周身如焚业火,一夫当关、好似索命修罗,莲香流溢中,已有五六个同伙折在他剑下。此人修为之深、剑法之高、出手之狠辣,实为翼道人平生所未见,这时他见楼中再无其他屏障,也不觉得奇怪,毕竟有如此人物坐守,其他阵法护卫实属多余。

                “还是中了咱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暗室无灯,翼道人敛了羽翼幻入小楼,一双鹰爪如风,向谈无欲的皎皎如月的元神抓去。电光石火间,他猛然看见在谈无欲身边,凭空出现一双灿若朗星的眼睛!

               翼道人吓得肝胆俱裂,忽又听背后有人道:“敢打他的主意,”蓝衣剑者身如鬼魅,剑光一闪翼道人的一双鹰爪已被齐腕削落,“问过我没有?”翼道人不及呼痛 ,整个人被一股巨力扔出屋去,慌乱间、他还想展翅遁逃,蓝衣人如影随形,哪容他走?抬手一剑、贯穿胸膛,将翼道人由半空狠狠钉在地上,尘烟四散中当场气绝。 他的身边,都是披毛戴角的尸身。

                一红一蓝两道人影互一颔首,同一时刻,后山的猿道人在移形换影大法将成之际,蓦然看到一道黑色人影和自己涌泉般喷血的脖颈——他已经身首异处!三名化身悄无声息的消散无踪,地上的残骸亦被业火烧尽,一场刀剑搏杀顷刻匿迹,玄门仙阙依然是清华寂静、无风无尘。


               冷月无声,谈无欲躺在床榻上,银发披散、衣袂俨然,额上三寸凌空悬着一簇银光,辉光朗照之下,愈显得他神态端肃、眉目如画。素还真以手支颐侧卧一旁,双目一瞬不移的盯着师弟的眉眼,悄然私语道:“灵识化体,还记得吗?那书还是你抄给我的... ...”他轻轻拉住谈无欲的手,当年相握的小手已经长大,素还真极慢地一根根扣住师弟的手指,十指交缠、一如当初,只是谈无欲再也不会回握住他。素还真低下头,一点一点亲吻着谈无欲与他交握的手,细瘦的腕、苍白的手背、玉锞子似的指节,每一处都用温热的唇细密的厮磨丈量。他早该是脱离了色相之欲的人,却钟情痴迷于谈无欲的每一寸发肤,又因为所迷恋热爱是谈无欲,使素还真觉得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逐一吻过谈无欲冰凉的指尖,素还真被胸膛中一股缠绵无尽之意,直撞得心口发疼、五脏倒转。意凝成气、郁结不散,这口气咽也咽不下、吐亦吐不出,冲到嘴里化成千言万语,却又是欲诉无言、欲语还休。素还真把谈无欲的手紧紧摁在自己胸口,不知过了多久,才极轻极低的唤了一声:“无欲... ...”尤似夜风呜咽、转瞬已不可闻。这股缠绵,在无声无息中,尽皆归于茫茫荒芜、寂寂心酸。

                 “... ...已经是第三天了。”红日自云中跳丸般跃出,朝朝暮暮愁如海,安得长绳系白日?有时候素还真甚至希望谈无欲永远不要醒过来,让他就这样守着他,双双隐匿在白云里,一生的光阴就这样无始无终的淌光。

                滚滚红尘、奔如走马,人愿天意到底两违,终究是无可奈何。到了第六天夜里,谈无欲的元神已化成了丈许大的光球、璀璨至极,高悬在云天之上,生生压过一天明月,照得整个半斗坪亮如白昼,万年果的冷香布溢四方,天山地界异象频生。素还真终于放开谈无欲的手,他知道这双手他已再牵不住,已经到了不得不放手的时候。素还真细细抚平师弟袖上的皱褶,发誓般的说:“你放心。”他顿了顿又道:“有我在,万无一失。”为谈无欲护法、助他登仙,这是素还真唯一能为师弟做的事,当然要万无一失——怎容有失?!至于之后无尽的孤寂苍凉,梧桐半死、鸳鸯失伴,且都是后话了,也许他亦不需要再有“之后”。素还真,谈无欲,他们就像一幅绝妙的对子,失去了一联,另一联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失去谈无欲的素还真,还是素还真吗?

               东方又现鱼肚白,素还真蓦然一阵惶恐发冷,猛地紧紧把谈无欲抱在怀里。天亮一分,素还真的脸就愈白一度,流光呼啸而过,在离人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他把师弟的头脸拥在自己怀里,下巴抵着谈无欲的额头,像用双臂护住一朵幽昙,只要黎明的微光照射不到,它便不会萎谢。素还真紧闭双眼,把脸埋到谈无欲的长发里,亦不去看那晨光,名满天下的清香白莲竟沦落到如此自欺的地步!颤抖的双手收得更紧,可即使他本事再大、也阻不住日出,即使他抱得再紧、也已留不住他。

                谈无欲自沉睡中醒来,不由一阵恍惚,难辨今夕何夕。晨光熹微中,耳畔鸟鸣啁啾,鼻端莲香馥郁,被抱拥着的身体暖融融的,尤似二人同修时共枕的每一个清晨。谈无欲微微撑起身来,素还真仍不肯睁眼,看似铜墙铁壁的拥抱、实则一触即碎,怀中人只一动,他便被抽空了所有力气,甚至忍不住淌下泪来。一双手抚上素还真的脸颊,柔软而冰凉,素还真抬眸看去,谈无欲的神色无悲无喜,只轻轻用指尖为他拭去了眼泪。二人四目相对,万古洪荒、千秋风月,一朝爱憎、竟夕离索,是是非非皆混沌一处,好像看尽了此生,又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

               “无忌携众弟子,拜见代掌门。”高悬的元神复归本体,半斗坪诸人一见,忙急急聚拢而来,静候谈无欲出关。无欲天小楼在众人的热望中缓缓而落,门还未开,众弟子已纷纷伏跪在地。

                  谈无欲略整袍袖已然走到门前,茕茕立在一旁的素还真忽道:“...无欲!”

                  谈无欲微一驻足,然后伸手推开了大门。这一刻在素还真的眼中被无限的延长,他看见谈无欲的指尖触及门板,大门洞开,艳阳下、飞尘点点,人群静止了一刻,随即澎湃的欢呼叩拜声汹涌而来,排山倒海的越过谈无欲,堪堪停在素还真面前,压得站在阴影中的他喘不过气。所有人都欢喜不禁,只有他一个人心痛如绞,像是一个人悖逆于整个尘世。

                谈无欲站在门口,门外是万众朝拜,门内是素还真一人,素还真望着师弟的背影,奢求他会回头再看一眼。

                可谈无欲终究没有回头。


              不解岩妙境,佛门净地依旧庄严寂静,潺潺水声一如梵呗。素续缘坐禅甫毕起身回首,却见一人隔水而立,白衣翩翩、风采卓然,已不知站了多久,不禁讶异道:“爹亲?”

               素还真微笑颔首,夸赞道:“缘儿禅功又进,可喜可贺。”

             “微末功夫、哪值一提。”素续缘修佛日久,早已悟得三昧、宠辱不惊,可他对素还真一片孺慕之情,被父亲夸奖、心中还是欢悦,忙请素还真在蒲团上坐了,双手奉茶道:“半斗坪当此万众瞩目之时,师祖处正值用人之际,爹亲怎得拨冗来看缘儿?”

             “诶,老子想儿子,时时都有闲。”素还真接了茶,摸了摸素续缘的发顶,柔声道:“见缘儿很好,我便放心了。”

             “...爹亲...”素续缘感动非常,但他心思细腻敏锐,隐隐又觉得素还真此举反常,心念几转,不由试探着问道:“谈前辈登仙的事...一切可顺遂吗?”

             “自是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 ...素续缘听了这话,又频频往素还真脸上望去,却看不出父亲美如冠玉的脸上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父子二人又喝茶闲话了一会儿,素还真起身道:“时候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素续缘看着素还真的身影,不知为何竟欲涌泪,忽而脱口道:“爹亲以后...还会来看缘儿吗?”

               素还真动作一顿,侧头笑道:“缘儿怎么了,为什么这样问?”

              “...缘儿无事。”素续缘强抑热泪,一字一句地恳切道:“爹亲,千万保重。”

               素还真双眸微敛、并未答话,他伸手拍了拍亲儿的肩膀,转身飘然而去。









    忽然想起倩女幽魂有一首歌,叫,黎明不要来🤦‍♂️🤦‍♂️

    悠悠良夜,不要变改,不许红日,教人分开。

     

    谈无欲日月才子日月霹雳素还真

     

    评论(71)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