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162

     

    【日月星】来不及 短篇完

    来不及【日月/星月】


               年龄越大,那个数字好似就越发不重要。九十七岁的无忌和一百岁的谈无欲在花树下对弈,犹如烂柯仙人、早已忘年。可三岁的无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六岁的谈无欲和七岁的素还真趴在桌上,一边斗嘴一边斗蛐蛐、玩得热火朝天,他却连话都说不利落。

             “我赢喽!”素还真从桌上跳了起来,得意极了,他的大将军历经连翻苦战终于斗败了谈无欲的小霸王,到底是孩子心性、掩不住的一阵高兴。谈无欲一摔草棍,狠狠瞪了一眼素还真,气鼓鼓地从椅子上跳下来就往门外走。

             “诶!师弟,你上哪儿去?”

             “你不要得意,我再去抓一只厉害的,今天一定杀的你片甲不留!”

             这几天,满山的蛐蛐几乎都让二人抓尽了,谈无欲翻石掀草,勉强找出几只、都资质平平,三下五除二就被大将军打得蛐蛐妈都不认识。谈无欲恨得咬牙切齿,一推石罐道:“没劲!不玩了!”转过身自去生闷气。

             素还真一见赶紧道:“别生气呀!”他想绕到谈无欲面前去看师弟的脸色,可谈无欲始终赌气背对着他,就是不让素还真如愿,“等你抓来好的,咱们再比就是了... ...”素还真试着去拉师弟的小手,又被谈无欲甩开,“要不我把大将军给你,好不好?”

              “真的?”谈无欲脸色一霁,随即又是一板,冷哼了一声道:“我才不稀罕!”

             “你不要它,我也不要。”素还真捧起石罐往窗外一倒,回身看谈无欲已经旋过身来,忙一阵风的跑过去,拉住师弟的手道:“不气了吧?”

              谈无欲撇了撇嘴,到底没有拽开师兄的手,“你只是运气好罢了,捉到大将军,”他低低道:“我就是讨厌你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眼皮子忒浅... ...”

              素还真嘿嘿笑了两声,拉着谈无欲在门槛上坐下,道:“前些天,咱们斗赢了山下村里的所有顽童,也没觉得多高兴,还觉得无趣;可今儿赢了你,我却觉得欢喜不胜嘞!”他见谈无欲一双凤眼又瞪了起来,忙又道:“别气了,送给你。”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朵野花,献宝似的捧到谈无欲面前。

              谈无欲接过那朵有点蔫了的野花,用拇指和食指下意识的捻动着,脸上终于绷不住,露出一股似笑非笑的神色。无忌豆丁坐在小凳子上,望着和好如初的两位师兄,他们头挨着头、脸贴着脸,在月光下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这一幕久久印在无忌的脑海里,成了他幼时最初的记忆。他甚至还断断续续的记得,那朵野花被谈无欲悉心的插在小瓶子里,每天浇水侍弄,竟从酷夏活到初秋,等它掉光了最后一片花瓣时,谈无欲还好生难过了一阵。


              “谈师兄,”无忌终于长到六岁,他捧着一个石罐兴奋的小脸通红,“无忌抓了一只好厉害的蛐蛐。”

             “哦?”九岁的谈无欲放下剑,随口道:“无忌给它起名字了吗?”

             “它叫、它叫大将军。”

             “大将军啊,”谈无欲不由笑了一声,夸奖道:“它一定很厉害。”

             “它特别厉害!真的!已经打赢了山下所有人啦!”无忌使劲点着头,“谈师兄,我把大将军送给你,好不好?”

              谈无欲抬手挽了一个剑花,只笑着说:“无忌留着自己玩罢。”他早已过了玩蛐蛐的年纪。

              无忌闻言有点失落,随即又打起精神道:“谈师兄谈师兄,无忌还有东西送给你!”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朵野花,垫起脚举到谈无欲眼前,无忌睁大眼睛看着谈无欲的神色,他还记得记忆中谈无欲似笑非笑的样子特别好看,好像整个人都在发光。

              谈无欲哑然失笑,点了点无忌的脑门指点道:“这花不该送给师兄,该送给山下的漂亮小姑娘才对。”

              谈无欲没有收下这朵花,素还真从山下买了干粮回来,俩人自去讨论剑招,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无忌看了他俩的背影好半天,终是默默走回了屋子,自己把野花插在了小瓶里。

              没有谈无欲的精心打理,这朵花很快就萎谢了。


             “谈师兄你看!”九岁的无忌提着剑,将刚学的剑法舞得虎虎生风。

              十二岁的谈无欲笑着点了点头,素还真道:“你还敢分心?这局又要输我喽!”

              谈无欲斜了师兄一眼,低头凝神去看棋局。

              无忌看了眼聚精会神的师兄们,默默还剑入鞘,从怀里掏出小手绢,自己擦了擦汗。这手绢还是谈无欲上次教他练剑,为他擦汗时给他的,可现在,谈师兄满心满眼都是怎么打败大师兄,已顾不得帮他擦汗了。


             九十七岁的无忌输给了一百岁的谈无欲,无忌笑道:“我的棋艺太差,和师兄们相比,真是不值一提。”

             谈无欲喝了口茶,淡淡道:“你天性温敦醇厚,本就不爱机谋巧智,又何苦要和我们比?”

             无忌望着他的眉目,心中暗想:“... ...什么时候你口中的我们能是你我二人?”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这些年,他已追的太辛苦,但还是赶不上、来不及,永远落后一步。

             君生我未生,我恨君生早。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他在谈无欲身边长大,却仍恨与谈无欲相逢太晚,如果他早生几年,如果他是素还真,那该多好?

             无忌道:“不知大师兄此次入世,什么时候回来?”

             谈无欲长眉一挑,冷笑道:“他做武林皇帝做得快活,还回来干什么?”

             无忌忽的心头一震 ,素还真已成了武林皇帝,而他还只能是跟在师兄身后的小师弟,凭什么要求谈无欲回头看他一眼?

             无忌将棋盘上的黑白两子各归棋篓,决然低声道:“谈师兄,我也要走啦... ...”

             


            【完】






    武林皇帝还是方界天子?脱俗仙子情陷两难!

    一个是霸道师兄,一个是深情师弟,谈无欲情归何处?

    日月无双,星月同辉,哪一个才是月才子的最后归宿?

    请收看日月星情感大戏,【来不及】后篇【得不到】!

    【并没有!!

    其实偏日月,被排挤的无忌的一生🤦‍♂️

    这篇的灵感来源于M09太太的图!!!超级可爱啊啊啊啊爆炸!💥


    喜欢师兄可能是半斗坪的传统【并没有!!!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233

    tag不好打,我就只打了无欲的。


    其实这种相逢恨晚、深情枉然的感觉,无过于金庸写郭襄了:

    【郭襄道:可惜我迟生了二十年。倘若妈妈先生我,再生姊姊,我学会了师父的龙象般若功和无上瑜珈密乘,在全真教道观外住了下来,自称大龙女,小杨过在全真教中受师父欺侮,逃到我家里,我收留了他教他武功,他慢慢的自会跟我好了。他再遇到小龙女,最多不过拉住她手,给她三枚金针,说道:『小妹子,你很可爱,我心里也挺喜欢你。不过我的心已属大龙女了。请你莫怪!你有甚幺事,拿一枚金针来,我一定给你办到。』】

    当然我还是站小龙女的🤦‍♂️

     

    谈无欲

     

    评论(37)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