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358

     

    道士下山【日月】第三十四章 明月无悔沉碧海,天涯生死两同归

    第三十四章  明月无悔沉碧海,天涯生死两同归



                炎日陨落、天暗云愁,正在八趾麒麟与无忌心乱如麻、不知所措间,昏暗压抑的天际倏而泄下一线天光。霎时间,浓云消散,苍穹澄澈如洗,一轮皎月明光大胜、竟映得大半天穹都是月影,随即,九重天上霞光飙转、金芒万丈,天门訇然洞开!巍峨的天阙前,五色祥云飘然涌动,彩凤白鹤翔集飞舞,仙乐缭绕、超凡绝俗,已不是人间景色。

                观礼众人瞠目许久,继而发出一阵欢呼,他们不知其中变故,俱都喜形于色,纷纷道:“成了!成了!”八趾麒麟与无忌见天门大开、劫波已尽,心中则是悲喜交集、唏嘘慨叹。只有谈无欲依然怔坐原处,脸上血泪斑斑、双手抱持虚空,竟对天门开启无知无觉、无动于衷。

               万丈天梯从九重天上蜿蜒铺展,彻地通天的玉阶,通往万千修道者梦寐以求、至为高妙圆满的终极,跳脱轮回、绝弃红尘,从此与天同寿、欢喜无极。众修者见天梯降世,忙伏地跪拜,其中数人竟至饮泣痛哭,口中嗫嚅道:“修道这样苦,我什么时候才能...才能有这一天啊... ...”问道者无数,成道者寥寥,古今羽化登仙者能有几人?

               谈无欲仍无所动,八趾麒麟急得满头大汗、扯着嗓子喊道:“老二,你发什么呆!天门洞开、天梯已降,你还不给我上去!”无忌亦急道:“谈师兄,此时不是伤怀的时候,速速登天才是!”

               谈无欲充耳不闻,山下众人跪了许久、却不见他登天,不免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正在僵持间,一点白光忽然在谈无欲眼前一闪,谈无欲脸色大变,脱口唤道:“素... ...”恍惚间忙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地向白光追去。这点微弱白光正是素还真的神识,他虽形体灰飞烟灭,可一点精诚不散、恋恋不肯离去,仍要坚守誓言、护谈无欲霞举飞升。

               谈无欲追着这点白光踏上天梯,八趾麒麟松了口气,眼里却又泛出泪来,连连叹道:“痴儿、痴儿!冤孽啊!”众人远远只见谈无欲峨冠博带、衣袂当风,登临天梯,好不清华飘逸,谁知他步步皆欲泣血?

                天梯之上,尘世劫缘一一涌现,阶梯上异彩纷呈、映像频现,桩桩件件、历历在目,流转一如走马。谈无欲看到昨晚暗夜小楼,素还真为他梳头,师兄将两人的白发偷偷结在一处,轻轻吻了吻发结,最终又沉默着亲手打散;他看到素还真抱着五感全失的自己,发誓般地说:“有我在,万无一失。”他看到残梦楼头,素还真无望的深情和为他淌下的泪;他看到百年前,二人欲成道侣、齐眉举案;又看到他俩耳鬓厮磨、交颈缠绵... ...谈无欲抬手捂住心口,只觉得五内如焚,情愁翻涌、爱恨交加,不能承受,唯有无意识地追着那点白光,茫茫然向天上行去。


                  好似时光逆流,谈无欲将二人一生爱恨倒看一遍,天梯映像竟仍未完。眼前只见素还真跪在一片竹林前,林中探头探脑地走出一个小仙童,那仙童蹙眉道:“诶呦呦,你怎么还没走?”

                  素还真道:“仙童不肯赐予灵芝,在下便不走。”

                  仙童瞅了素还真两眼,又道:“我看你身体清健,并不是有病的模样。”

                  素还真笑着说:“我求取仙草,并非为自己。”

                “你一个凡人,历尽千辛万苦走到此处,又跪了许久,竟是为了别人?”

                “不是别人,”素还真摇头正色道:“我是为我挚爱之人。”

                 小仙童闻言一愣,不由绞着手指,茫然歪头问道:“什么是挚爱之人?”

                 素还真一字一句地答道:“千生万世,生死相随。”

                 映像仍在流变,江山小雪,二人撑伞漫游、踏雪寻梅,谈无欲折下一枝白梅,忽而叹息了一声,素还真见他面露不豫之色、连忙询问,谈无欲幽幽道:“人生一如飞鸿踏雪泥,偶然留下指爪痕迹,”他咳了两声,接着又道:“你我如今这样快活,只怕不能长久。”

                 素还真笑道:“你就爱多想,岂不闻天从人愿?就是转世再生,只要你我心比金坚,咱们还是能相守在一处。”

                 谈无欲垂头敛目道:“到底渺茫... ...”

                 素还真把他拥进怀里,吻着谈无欲的鬓发柔声道:“不如这样,待我求药回来,你养好身子,咱们就踏遍仙山去寻长生法门,做一对神仙眷侣,好不好?”

                 谈无欲抚着素还真的脸颊道:“世人都说,虚情妄爱,譬如朝露、转瞬消弭,修道都是为了绝情弃爱。你我偏偏由情入道,真是红尘奇谈。”


                 原来情债情劫,皆是为他欠下!             

                 原来道缘始终,都是因情所起!

                谈无欲这才幡然醒悟,二人前世已有道基,今生童身入道、身兼两世修为,方有如此进境。前世爱重相许,今生自幼相依,三生石上、山盟犹在,斯人却已形销骨朽、化为劫灰。

                微弱的白光在天门前消散于无形,谈无欲已站在最高的天阶上,背后明月灼灼,身前祥云流光溢彩。八趾麒麟见他突然定立不动,眼皮一阵猛跳,嘴里不住催促道:“入了天门,尘缘尽断,也就再不会难过了... ...还等什么,进去、快进去啊!”

                 “谈师兄,快入天门!”无忌惊呼一声,只见天上的光芒一暗,洞开的天门渐尖被层云掩蔽,无忌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唯有口中同八趾麒麟一同默念:“进去、进去... ...”

                 观礼众人见此,更是失色大骇,眼见天门缓缓关闭,谈无欲仍无动作。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绝不是做梦,因为即使在最荒唐的梦里,都不会有这样匪夷所思、违背常理的事出现。飞升紫阙、羽化成仙近在咫尺,谈无欲却眼睁睁的看着天门在他面前一点一点地闭合起来。仙乐悄然渐歇,谈无欲的袍袖被天风吹动,他还站在天阶尽头,云霞汹涌、仙禽鸟散,天门终于化成一道光,倏忽消失在九重天上——练峨眉的金笺上所谓“三生缘重,有碍飞升”,正应验在此处。

                 “... ...他、他是不是疯了?”人群中有一人用颤抖的气声打破了诡异的寂静,声音扭曲得听不出是谁。

                八趾麒麟双目圆睁,喉间发出“嗝”地一声,眼前一黑、直挺挺地昏了过来。

                无忌脑中一片混沌,也不知道去扶师父,仍怔怔抬头望着谈无欲。只见谈无欲转过身来,天阶从下往上飞速消失,明月猛地昏暗起来、蒙上一层血色,电光石火之间,谈无欲从九重天上急坠跌落,他金冠崩摧、银发逆飞,脸上毫无惧色,竟风轻云淡的微微一笑、风华盖世,无忌恍惚间听见他低语呢喃道:“千生万世,生死相随... ...”

                  轰然一声巨响,天外一团火球流袭而来击中谈无欲,血月随之沉沉坠落。天丧日月,宇内昏暗,似复归于洪荒混沌之时。羽流众人魂飞天外、黯然齐喑,久久都发不出一点声来。

                   风中烟尘飞灰缱绻缭绕,生生死死、天涯同归。


                   自半斗坪日月双殒,又已过了百年。

                   当年,半斗坪元气大伤,八趾麒麟心灰意冷、再不愿争什么祖师名头,撇下一众徒子徒孙,自去云游天下、浪荡人间。无忌强打精神、主持坐镇,一面教习门人,一面勉励修行。功夫不负有心人,五十年后,终得在道门大会上以星月琉璃剑斩获道门魁首,无忌抚剑落泪,众人亦唏嘘不已,半斗坪由此中兴。

                   末法时代,天下间已再没有凤流紫华般的绝世神兵,也再没有能突破极境、羽化飞升的不世修者。又过了五十年,无忌再次携剑问鼎,羽流呼之为道门天子,“无忌天子”之名响彻玄宗。无忌正受诸人恭贺,座下一个落拓的老头儿忽然高声道:“我是天子的师父,岂不就是太上皇啦?”一众修者方欲赶他出去,却见无忌恭恭敬敬的将他迎到上位,众人忙施礼道:“见过祖师。”

                    八趾麒麟到底过了一把祖师的瘾,他坦然受礼,口中却向无忌道:“你这道剑怎么还是蓝的?一百年早该炼成紫的啦。”

                    底下的年轻修者听了,连连撇嘴、不以为然,只道紫色道剑不过传说而已,八趾麒麟故意托大,拿来唬人。只有萍山新晋的执剑长老脸色微变,似是想起往事,低声道:“天换星犹在,日月不可追... ...”他眉清目秀,正是百年前得睹日月才子绝代风姿的鹿童。

                    岁月奔流,往事悠悠、多少传说湮灭其中。生前身后,日月的故事被人口耳相传,敷演成了多少版本,又被多少人遗忘在笑谈中。


                  “天子!天子!不好啦!”新入半斗坪的小道士急匆匆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向无忌道:“后山、后山又闹鬼啦!”

                     无忌了然笑道:“早跟你们说,后山禁地、不许打扰。这次又出了什么事?”

                   “我们都知道后山天衍阵法里有不得了的东西,哪里敢去打扰?只是今天轮到我当值守护,空山无人,却听见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小道士瑟缩了一下,咽了口吐沫接着说道:“一个说:才练了一会儿,你又缠上来,这么下去何时才能修成形体?另一个说:咱们伤得那么重,我历雷劫、你遭天罚,险些形神俱灭,幸而有阵法牵引、以千瓣莲和万年果寄体重生。百年修复元神已经够快,你总急什么?他俩又拌了几句嘴,然后、然后我就看到,阵前的两棵桃花树像被人借形附体,突然跳跃而起,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最后一棵桃树扑倒了另一棵,落花纷纷扬扬、满天都飘着花瓣... ...” 


               情到深处已成癫,

               不上青天不羡仙。

               劫灰缭绕犹缱绻,

               连理枝头自缠绵。

               已闻前生卿诺重,

               怎信今朝我无缘?

               飒沓千秋悬日月,

               抚掌一笑三百年。

     






    在人世已是癫,

    何苦要上青天,

    不如温柔同眠。

    到底是癫还是巅?有情人心内自知。

    一百年相守,一百年分离,一百年寄体重生,刚好三百年,终于是断断续续的讲完了,抚掌一笑。

    这就是个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故事。

    还没标上【完】,还有个尾声,再收梢交代一下。

    其实整个故事在这儿差不多就结束了。

    本来想停在无欲啪唧掉下来哈哈哈哈,

    后来觉得太坏啦,我又得挨个回:还能再抢救一下,不驴233

    干脆直接写完。

    其余的事都在尾声交代。


    这文写了挺久,挺多细节我估计大家都记不清了,提到前世的在老素和剑子相遇的二十一章。

    要问无欲什么时候开始动摇的,其实有一个小暗示,

    还记得老素初回半斗坪时,曾经在晚上弹琴吗?

    还记得无欲去斗剑大会的前夜,在桂花树上吹箫吗?

    有意无意,都是《广寒游》。

    如果有空可以重看看前面,没空就算了🤦‍♂️随缘、随缘。


    “岁月奔流,往事悠悠、多少传说湮灭其中。生前身后,日月的故事被人口耳相传,敷演成了多少版本,又被多少人遗忘在笑谈中。”

    这个故事也不过是与大家作一笑谈罢了。

    感谢一路相伴🙏别忘了尾声来吃肉233



     

    谈无欲日月才子日月霹雳素还真

     

    评论(147)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