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86

     

    一边吃鸡翅,一边把终章最后的卷尾诗拟了。

    朝绾青丝暮白首,

    春风花月一樽酒。

    世人谓我恋红尘,

    其实只恋红尘某。


    “世人谓我恋红尘,其实只恋红尘某。”是改的,原句是“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是当代人的作品。初看这两句的时候是很多年前,这两句被众人激赏,流传一时。其时我是很不以为然的,觉得“某”字压的太险、又白,一看就不是古诗。过了几年仍记得这两句,再琢磨,便觉出好来了。现在化来用,竟也找不到能代替的,索性直接用了这两句。

    这个故事也不过就是这两句诗,说尽了。

    终章应该在春节前能写出来,大佬们要想写长评也可以动笔了哈哈哈哈哈🤦‍♂️

    本来想,要是出本再放终章,省得亏钱哈哈哈哈哈,后来想,本来写文也不是为出本,出本也不是为赚钱,况且现在亏钱是小、进去号里是大。出本不知道哪辈子去,还是都写完放出来,算是个完美收官,省得断在这儿,看上去头重脚轻,草草了事。

    有楔子有终章,有头有尾、有始有终。

     

     

    评论(1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