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62

     

    道士下山【日月】元宵番外

        “吃元宵!”

        “吃汤圆!”

        “山楂馅开胃!”

        “黑芝麻美味!”

          花市灯如昼,一夜鱼龙舞,正是上元佳节。街巷人潮如海,宝马香车、衣香鬓影,欢声沸腾。两个带着昆仑奴面具的小孩,四五岁的模样,一面斗嘴一面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穿行,逼仄拥挤的道路在二人看来犹似康庄,一阵风似的“出溜”就飘过去,连行人的衣角都碰不着。

        “前面有个元宵摊儿,”白衣服的小孩足下一点向旁边一跃,拍着手笑道:“还是我的运气好,走,咱们去吃上一碗。”

          黑衣服的小孩“哼”了一声,身形一晃,已经站在小摊儿前,向摊主道:“老爷爷,要一碗黑芝麻元宵!”又一指白衣小孩,“他付钱。”

          “小客官,咱的元宵是十个一碗,什么馅都有,”摊主满满盛了一碗元宵递过来,咧嘴笑道:“赶上什么是什么,岂不有趣?”

           冷风中软糯的热元宵丝丝冒着热气,诱得人食指大动,白衣小孩忙道:“好好好,给我们来两碗!”他伸手去袖子里掏钱,掏了半天却只掏出几个铜子儿,只得讪讪道:“...还是来一碗吧。”他捧着白瓷碗,站在黑衣小孩身边道:“师弟,我们一起吃。”

          黑衣孩子抬手摘下脸上的面具,锋锐鲜明的眉眼在万千花灯掩映下更显得如琢如画,白衣孩子望着他笑道:“无欲师弟真好看,”谈无欲瞪了他师兄一眼,素还真仍是笑嘻嘻地道:“师弟也帮我把面具摘了吧。”

          谈无欲口中道:“才不帮你,看你怎么吃元宵!”却早已伸了手去,面具一掀,素还真一双柔如春水、灿如朗星的眼睛便直望过来,谈无欲冷不丁地被他看得心里一颤,面具啪嗒就掉在地上。恰好此时城里放了一阵烟火,噼里啪啦响声震天,谈无欲轻咳了一声,垂头敛眸道:“真是的...吓了我一跳。”

          “火树银花不夜天,多热闹!”素还真慧黠地眨了眨眼,又捏了捏师弟的小手,小声催促道:“快吃吧,元宵凉了吃了难受。”

           谈无欲用汤匙舀起一个元宵,轻轻咬了一小口,皱着眉道:“五仁的...不喜欢。”

           素还真笑道:“你若肯喂我,我就帮你吃了。”

           谈无欲看了看元宵、又看了看素还真,毫不犹豫地把元宵喂到了师兄嘴边。“师弟好挑嘴。”素还真美滋滋地吃了师弟喂的元宵,自己又舀了一个,刚吃了第一口,细腻糯滑的黑芝麻糊便流了出来,他忙叫道:“是黑芝麻的!”

           谈无欲闻言,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素还真的汤匙不说话。素还真被他的表情逗得暗乐,故意张大嘴像要一口把元宵吞吃下肚,谈无欲见状嘴唇微启、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随即,素还真手中的汤匙已转了个弯,将将递到他嘴边。

          “好吃吗?”

          “好吃!”谈无欲眉眼弯弯一直点头,素还真却觉得师弟高兴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和水嫩嫩的嘴唇,比温软白糯的元宵还要可爱香甜得多。

           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个肚歪,唯觉这一碗热元宵胜过所有珍馐美味。


           “师弟,这里人多,拉着手。”二人吃饱喝足 ,又手牵手随着人流中向灯市走去。

           “无欲你看,”素还真指着一盏莲花灯道:“这灯做得多好,我赢来送你,好不好?”

            谈无欲本也有心去赢那莲花灯,可听素还真这么一说,却忽然别扭起来,甩开师兄的手故意道:“难道我不会猜灯谜,还要你赢来送我?我不喜欢什么莲花的,我要这盏。”他随手一指,是一盏嫦娥奔月的美人灯,灯谜是“夸父追日,嫦娥奔月。打一成语。”

           “好简单的题目,谜底是远走高飞。”谈无欲赢了美人灯,回头却见素还真脸色郁郁,不由问道:“你怎么啦?”

           “我不喜欢这灯,”素还真看着他手里的灯,幽幽道:“妲娥此夜悔还无?怕入广寒宫阙。不如归去,难畴畴昔,总是团圆月。”

             二人竟一时默然,好像冥冥中天机泄露出一丝閟秘,预示了惨淡的先机,让人怔然无语、心中生寒。人来人往,花灯纷纷被人赢去,灯市已近灯火阑珊,忽然有个娇怯怯的声音道:“小弟弟,你的灯,能换给我吗?”

             谈无欲这才缓过神来,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正盯着他手里的美人灯,他有些意兴颓唐,随手把灯交过去道:“不用换了,喜欢就拿去吧。”

           “那怎么好意思,还是交换的好。”女孩儿向她的伙伴招了招手,另一个女孩儿提着灯走来,一边道谢一边将手里的灯递给了谈无欲——赫然就是那盏莲花灯!

            兜兜转转,这盏莲花灯还是到了谈无欲手里。

          “竟然这样巧... ...”

          “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素还真心中大快,紧紧扣住师弟的手道:“是你的,总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过了青龙桥,是护城河边,男男女女都在河边许愿放灯。

          “师弟,我们也来放灯!”

           素还真方要去买河灯,却听谈无欲似笑非笑道:“你不是连一碗汤圆的钱都拿不出了?”

           素还真脸上一红,暗道果然瞒不过他,忙赔笑道:“我不是想着,两碗汤圆咱们未见得吃得下,一起吃刚好,多亲热... ...”

            谈无欲并未搭茬,只晃了晃手里的莲花灯道:“不必再去买,这不有个现成的?”

            “你舍得?”

            “你不是说过,是我的,总该是我的,”谈无欲蹲在河畔,把莲花灯放入水中,轻轻道:“就是千山万水,它还会回来,谁也抢不走。”

           素还真蹲在他身边,看见谈无欲长而卷的睫毛低低垂着,雪白的小脸被灯火映出一圈朦胧的光晕,不由头脸贴在师弟面颊上,心中涌动着一股脉脉情愫,不知如何排遣,只能柔声叫着师弟的名字。头顶一轮朗月高悬,河中万千灯火明明灭灭,人间天上、广寒红尘,二人相依相偎的此刻,已恰似永恒。

            从此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


          “那时候,你许了什么愿?”半斗坪旧址,又是一年元夕,谈无欲躺在床上,素还真从背后搂着他,一根一根地轻轻的亲吻师弟的手指。

          “对我,你还不是一目了然?”素还真笑答道,“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谈无欲不置可否地一笑,随口又道:“你还有什么别的心愿吗?”

          素还真叹了口气道:“按理说经过了这么多是是非非,还能这么抱着你,我就不该再有什么别的奢求,可我现在还真有一个愿望。”

          “是什么?”

          “我希望龙首把东海的碧玉床送给咱们,拔步床毁了,这床又小又不结实,我总觉得它会塌... ...”

          素还真的话刚说了一半,谈无欲就恼得去捂他的嘴,二人在床上滚了几滚,谈无欲红着脸恨声道:“好哇,前些天咱们去迎龙首脱出海眼,你暗地里和剑子嘀嘀咕咕就说的这个?”

          素还真大笑着把师弟摁在怀里道:“我看这个愿望,也很快就会实现了。”谈无欲还待发作,素还真捧着他的脸吻了又吻,直亲得他气喘吁吁、说不出话。

           素还真抚了抚师弟的头发,拉起谈无欲的手,在他的手心写了三个字。

           谈无欲反握住他的手,把脸埋在师兄胸膛上,嘴角止不住的上翘。


           “你写的什么?”

           “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素还真把字条放到莲花灯里,水波一荡,花灯已随着水流飘远。

            二人离开时,谈无欲故意落后一步,用手往河水上一点,一张纸条就随风飘来。纸上只写了三个字:

             长相守。





    想起花雕老念叨的一句歌词,“若长相守不过你拈花我把酒”,哈哈,写个番外,元宵才是情人节啊!



     

    谈无欲日月才子日月霹雳素还真

     

    评论(43)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