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13

     

    天涯【漠御】(上)

    应该还会有个(下)

    大概是原剧剧情线,紫芒星痕回归上天界之后。

    胡说乱写。

    【】里是回忆。



    【正文】


    (一)

              龙司布雨行云,紫芒星痕是一条龙,可是他不喜欢下雨。

              下雨的时候他不能练刀,便立在檐下,抱臂望着雨幕。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想起一个人,那个人的面目似乎也隔着迷蒙的烟雨、看不真切,可那个人的声音却极清晰地回响在他耳畔,宛如清越的风铃声,总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绝尘,你看,下雨了。”

                “诶呀呀,像我这么讲义气的人,怎么会让你冒雨回家?”稚嫩的童音笑嘻嘻地说:“不如就别急着走,我们多玩一会儿,好不好?”】


               紫芒星痕想,可是雨终归是要停的。

               上天界的雨停了,他提了刀出去,依然练他的刀。

               可他心里的雨却一直在下,下得胸腔中起伏难平、潮湿酸胀,他只有一次次地挥刀,像是要斩断什么。身为御天五龙中的战神,紫芒星痕的刀很快、也很冷,他甚至曾抽刀断水——刀锋上的冷气将江水冻结,他一刀斩下,真个将江水斩成两截。可是此时,他的刀劈向虚空,又能斩断什么呢?

              所以紫芒星痕不喜欢下雨。不下雨的时候,他每日练一千刀,下雨之后,他要练一万刀才肯罢手。一个刀者,最清楚自己的刀有没有弱点、最清楚自己的刀能不能杀人。一个刀者,最怕心乱。


    (二)

               “你不喜欢下雨,也许是因为在苦境时,你是荒漠的刀王的儿子,荒漠的雨水少,所以你不习惯雨天。”

               “荒漠雨少,天降甘霖时才更该欢喜才对,”紫芒星痕摇头道:“何况,我现在已经不是荒漠的王子了,而是刀龙。”

                碧眼银戎看了他一眼,叹息般的轻声说::“是么?”

                天尊皇胤朗声道:“五龙回归,前事已了。龙皇打算将众兄弟分封各处,镇守上天界四方,不知道兄弟们可有属意之地?”

                上天界的地舆图铺展开来,众人皆上前观看议论,天尊皇胤方欲将各处地理人情娓娓细说,忽听一人道:“大哥,我想去北方。”

                天尊皇胤一愣,竟是最寡言的紫芒星痕第一个选定了封地。上天界资源富足,四方地界并无优劣之分,紫芒星痕的选择,全然发乎本心。天尊皇胤不知道他想起了多少,亦不愿触动兄弟的伤心事,只点头道:“好。北方很好。”

                碧眼银戎也道:“北方确实很好。黄沙落日之景,很像荒漠,你会喜欢的。”

                炽焰赤麟闻言,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在五龙分别之际,他叫住紫芒星痕,“兄弟,苦境的事,你还记得吗?”

               “复活后,全忘了。”

               “你若想知道,我全部讲给你听,”炽焰赤麟握紧双拳,一字一句地说:“众兄弟中,我是唯一一个,不能瞒你的人。”

                紫芒星痕静立半晌,随后道:“二哥,保重。”紫龙腾空而起,转瞬没入云雾中。


    (三)

                到了北方边城,紫芒星痕还是练他的刀。

                边城关外,有一片沙丘,确实如碧眼银戎所说,夕阳孤烟、尘沙飞漫。紫芒星痕很喜欢这里,他弃了辉煌的府邸住在关外,数日后,他踏着沙尘回到落脚的小屋,忽然觉得,这里应该有个花园。

               紫芒星痕并不是爱花的人,似乎有人曾说过,他是个不解风情的阿呆,不知为何会突然生出这样绮丽风流的念头,要让荒漠开出花来。层叠娇嫩的蕊瓣和青翠纤细的枝桠不适合生长在尘沙中,紫芒星痕握惯了刀柄的手,更不善长莳花弄草,所幸,他足够有耐心,每日除了练刀之外,就是引水浇园。功夫不负苦心人,不知撒了多少花籽之后,终于有一天,园中长出了一蓬翠绿的花枝,几天后,颤巍巍地开出了沙丘中的第一朵花。

               紫芒星痕俯下身去看那朵枝头的红花,眼前的情景似乎与脑海中深藏的一幕渐渐重叠,他忽然说:“你看,花开了。”

               就在此时,天上倏而落雨了,那个声音又出现在他耳畔。


              【 “我伺候了这么久,第一次花开却被你看了去。”】


               纤弱的花枝在雨中乱颤,紫芒星痕忙用手去遮,可是风势渐大,怎么也挡不住,紫芒星痕索性拔出刀来,在风雨中舞成一团白光,以刀势罡气抵抗暴雨狂风。


             【“阿呆!真是阿呆!怎么傻到去给花打伞?!”

                 “像我这么够朋友的人,当然是陪你在这儿淋雨护花喽...”】


               雨过天晴,紫芒星痕收刀看去,只见那花枝周围方圆一丈的地面,几乎干透,红花好好的开在翠枝上,甚是讨喜。他欣喜之下,不由伸出手去,想轻抚花瓣,却眼睁睁地看见那朵花倏忽萎谢,跌落到了尘埃里。

              原来霸道的刀锋早已伤了花枝。紫芒星痕的手茫然地停在原地。

              我到底护不住它。

              他心口一痛,蹙眉倒退了一步,他看着那朵凋残的花,想到的却是那个看不清眉目的人。他恍惚间觉得,也许那个人,才是荒漠里最美的花——开在他心口上。


    (四)

              边城的风很干燥,边城的民风很彪悍。

              少年回头瞪了一眼尾随了他一路的男子,心中暗道倒霉。他兜了五六个圈子,那人还是锲而不舍地紧随其后,少年实在忍无可忍,倏然转身喝道:“喂,你总跟着我做什么?”

               那人直直盯着他的脸,道:“我觉得你,很面善。”

               少年回敬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多么老掉牙的搭讪!“我警告你,别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就吓唬人!你这样的,我能打十个!”少年向他挥了挥拳头,冷哼一声,快步离去。

              第二天,少年打着哈欠走出家门,忽然看见门口门神似的站着一个人,“你、你、你...”少年吃了一惊,“你怎么找到这儿了?你要干什么?”

              高大的男子似是不善言辞,半晌后才说:“...我就想看看你。”

              少年心头突地一跳,不由抬头望向男子,见他轮廓深刻、英气逼人,脸腾地就红了,口中却粗声粗气地斥责道:“我不认识你,看什么看!”他低头抢步而出,急匆匆地向远处跑去。

              整整三天,男子就站在他家门前,也不说话,好像真如其所说,只是想每天看看他。少年的心湖像被投下了一颗石子,荡漾间总是想着那个人。他正坐在书桌前发呆,忽而听到滴答微响,推窗一看,入秋的冷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少年两条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思索了一会儿,抓着伞奔出了书房。

               “你还真没走啊!”他撑起伞来,踮着脚举到男子头上,“你到底想怎样?”

                男子接过纸伞,严严实实地帮少年挡住雨水,他抬手指了指眼下,一字一句地说:“你这颗痣,生得很好看。”

               少年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泪痣,足尖在地上划来划去,红着脸嗫嚅道:“你、你也太直白了。”


                【“绝尘,听说你的刀很快?”

                    “喏,这把匕首给你,帮我削掉它。”

                   “一颗泪痣,有什么好?”】


                   那个人的声音又响起来,紫芒星痕睁大眼睛,似乎看清了些什么。他仿佛看见一个孩子紧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眼下的泪痣盈盈动人,另一个孩子手里握着银制的匕首,迟迟不肯拔刀出鞘。闭着眼睛的孩子口中不断催促,另一个孩子被他催得没辙,忽然凑过去,在那颗痣上亲了一下。


                【“干嘛忽然亲我!”

                    “你觉得好看?”

                   “既然你喜欢... ...那、那就留着吧。”】


                 紫芒星痕用拇指摩挲着少年眼角的泪痣,少年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他闭上眼睛,睫毛颤抖,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他闻见那个男子身上,雨水也掩不掉的风沙气息,他感觉到温热的鼻息呼在侧脸上,微微的痒。少年的心越跳越快,几乎蹦出腔子,此时他已经不能不承认,他有点喜欢这个男人——被那么深情的目光如此注视,谁又能无动于衷呢?

                 期待的吻久久没有落下,红透的脸渐渐冷了下来,少年疑惑地睁开眼睛,见那个男子望着无尽的雨幕,脸上流露出一种痛苦苍凉的神色。

                “怎么了?”少年轻轻地问,仿佛怕惊醒一场美梦。

                “对不起。”紫芒星痕声音嘶哑,他深深看了少年的泪痣一眼,又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少年不知道他在和谁说对不起,似乎是自己,又好像是别人。紫芒星痕把伞还给少年,转身走入雨里,低低的语声随着风雨传来:“……荒漠狂沙走万里,孤寂天涯一人行。”


    (五)

                那天,紫芒星痕想起了很多事,很多作为漠刀绝尘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事。他提着酒穿过那片沙丘,发现沙丘之后,是一处断崖。风化的巨石上刻了两个字——“天涯”,极目远眺,上天界的双日泪星闪烁天穹,他摸着那两个斑驳的刻字,想起来幼时曾和一个人约定,一起浪迹江湖,走到天涯海角。

           【 “你说天涯是什么样子?”

               “等我们长大了,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天涯一定很远,肯定要走好久才能到,像我这么斯文的人,可走不动。”

               “那我背你呀!你像羽毛似的那么轻,我可以背着你走到天涯海角!”  】

              紫芒星痕化身为龙冲天而起,他向天边飞去,在云中穿梭腾舞,夕阳为深紫的龙鳞镀上了一层金光。小时候,觉得最远的地方不过就是天涯海角,现在才知道,到底远不过碧落黄泉。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巨龙仰天而啸,他一个人走到了天涯。其实孤雁失偶,千山暮雪、万里层云,何处不是天涯?


              断肠人在天涯。


     

    霹雳漠御

     

    评论(44)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