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65

     

    日月大法好!写一个关于茶叶店的沙雕脑洞,素一元、无欲泰!

    非常沙雕,ooc,雷,慎,无聊又三俗。

    ⚠️⚠️⚠️⚠️⚠️⚠️⚠️⚠️⚠️⚠️⚠️⚠️⚠️

    也许得听过德云社的小曲送情郎,才有笑点。



                  北京有两个最著名的连锁茶庄,张一元和吴裕泰,主营茉莉花茶,别的茶也卖,两家都是老字号。有人说北京人爱喝花茶,是因为北京以前的水质不好,太硬,南方娇嫩的茶叶用北方的硬水一冲,怎么都不对了味,所以兴喝花茶。

                   南方喝茶讲究,怎么冲、怎么泡,什么壶、什么碗,可是北京人喝花茶,就是玻璃杯拿水一泡,喝到没味为止。早些年还有个喝法,用大瓷缸子和滚滚的水冲茉莉高碎,还得拿杯盖一闷,你想想,什么南方绿茶能经得起滚水一闷?还不都成了烂叶煮水!但是高碎花茶行。许多学徒工早上的任务,就是打好开水,帮师傅把花茶泡好喽,等师傅上班来,揭开一闻,嘿,热腾腾的茶烟熏得满屋都是茉莉花香。尤其在北京的冬天里,从冷的要命的室外进了屋,“敦敦敦”喝上几口略有点烫嘴的热茶,滋润!人家的茶都叫三口为品,也就是茉莉花,能喝出“敦敦敦”气吞万里如虎的架势。

                    这个脑洞的缘起,是因为这几天我发现吴裕泰出了一款“贡毫”,定位和张一元前几年出的“龙毫”差不离,一样的价位。我觉得这事很有趣,张一元、吴裕泰,就跟麦当劳和肯德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一样,属于同行是冤家的竞争关系。可喝茶毕竟还是雅事,茶叶店的竞争也不好搞得像我爱我家和链家似的那么激烈,门挨门、脸对脸的,不过是路这边有你家,路那边不远处肯定有我家罢了,大都不近不远,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距离。两家产品线也差不离,张一元的龙毫我很喜欢,这次看吴裕泰出了贡毫,心思活络,正好家里没了茶叶,就打算去网上买了一罐回来尝尝。到两家的天猫旗舰店一看,嘿,一家粉丝十四万八,一家十五万,真的是旗鼓相当。

                   年深日久,喝惯了花茶,一日无茶,真跟大烟断了似的。吴裕泰的花茶一送来,麻溜儿的就泡上了,香茶热热的一喝,诶嘛,比吃了士力架+炫迈都还精神。我一边喝一边就觉得,这两家这么相爱相杀,不就跟日月一样?再看看两家的名字,吹替一下素一哥开素一元、“无欲泰”都不用改名,简直是乐得飞起!所以随手开了这么个茶叶店的脑洞,都是胡写、不要带入实体店,哈哈哈哈!



    (一)

               路这边有个“素一元”,是家茶叶店。

               路那边有个“无欲泰”,也是家茶叶店。

              很多人都说,素一元和无欲泰的老板关系不好。两间店同时开业的那天,素一元的老板亲去无欲泰道贺,却被人挡了出来。素老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削了面子,他却不恼,仍是笑盈盈的模样,围观的人们都说,素老板真是好涵养,相比之下,谈老板就显得有点较真了。

               谈无欲气得够呛。他真不明白,这次连锁店的选址分明做得十分隐秘,怎么还是被素还真发现了,又追着他开了一家!谈无欲做生意,特别会选地址,他也真是肯在选址上下心思,先在家用罗盘看星象风水,再参考山川地理的形势,考量人流交通的要素,结合玄学和科学,计算许久、费尽心思。可次次都被素还真捡个现成,追着他城北城南开了个遍!

               谈无欲愤愤地翻看“素一元”的商城网站,发现他家新出了一款精品龙毫,颇有要抢占花茶高端市场的意思。谈无欲眉毛一挑,给研发部打了个电话,他亲自带着团队加班加点的研究了配方,力求在香气口感各处都压过素氏龙毫。

                三个月后,无欲泰家的上品贡毫上市了,定价和素一元一模一样。

                这是打上对台了,素一元和无欲泰的竞争真激烈啊,大家都说,果然同行是冤家!


    (二)

                  素还真和谈无欲,确实是一对儿冤家。

                  所谓“一对儿冤家”,世人都只注意到冤家,却忽略了“一对儿”。没错,他俩就是那种晚上睡在一张床上的冤家🤷‍♂️。

                  其实他俩从小就睡在一张床上,只是知道的人极少。素一元和无欲泰的老板,师出同门,素还真是师兄,谈无欲是师弟。素家世代都是茶商,小时候,素还真在家里的茶山学艺,谈无欲也是学徒,师兄弟二人同吃同睡,在茶山采茶制茶,那日子现在想来,就跟世外桃源似的。

                   每年早春,在清晨飘渺的云雾中,他俩手拉手的去山上采茶。他们走在一道道翠绿的茶垄间,摘取茶树枝上最嫩的绿芽,时而有采茶女婉转的歌声随风传来,呼吸中都是茶树的清香。之后晒茶炒茶,你一口我一口的品茶,一起研制新制法,反复的尝试修改,终于做出令人惊艳的新茶。

                   就算是现在,素还真仍总是梦见幼时旧事,小时候的谈无欲像个白白软软的糯米团子,戴着大大的斗笠,背着小茶篓,让他忍不住想亲一亲、狠狠咬上一口。他睁开眼睛,看着枕边人的睡颜,早已褪去了婴儿肥的脸清癯秀逸,素还真凑过去偷吻他,谈无欲却跟未卜先知似的,抬手准确的挡住了他的唇。

                    “没睡着?”素还真亲了亲他的手心,笑着问:“还生气呐?”

                    谈无欲哼了一声,道:“素老板多好的涵养,都是我小气。”

                    “内什么,我不是想着,以后一起巡店方便。”

                    “没那日子!谁和你一起巡店,像什么样?”

                     素还真委屈道:“难道咱们就地下恋情一辈子?”

                     谈无欲翻身背对素还真,“去去去,谁和你地下恋情?”

                    “你不跟我地下恋情没关系,”素还真从背后抱住他,柔声说:“你跟我一辈子就行。”

                    谈无欲喉头一哽,他转回身来,用手指摩挲着素还真的嘴唇,半晌后轻轻叹了口气。他们年少离散时,谈无欲本以为与这个人此生无缘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殊途同归。

                    就像歌里唱的: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素还真又吻了过来,谈无欲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

                   “我、我看了素一元这季度的报表,”谈无欲喘息着说,“比无欲泰的营业额,多、多百分之一。”

                   素还真满头是汗,苦笑道:“这时候能不能不说这个?”

                    “不、不能!”

                   “你这不是要我的命,”素还真扶额道:“要不我把素一元送你得了... ...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谈无欲搡了他一把,反手抓住枕头,“送、送给我,你喝西北风去?我可不养...闲人。”

                   “不用你养,我有...”

                    话没说完,谈无欲的眼中精光一闪,忽然冷冷道:“你有什么?”

                    素还真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嘴巴,真是色令智昏!他不得不怀疑整件事都是谈无欲的圈套,却还硬着头皮说:“什么?我有什么你还不是一目了然?” 

                   “你有... ...”谈无欲拉下素还真的头颈,在他耳边一字一字地说:“私、房、钱!”

                   素还真立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冤家、天魔星、催命的符!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素还真咬了咬牙,只能把无限的悔恨投入到激烈的活塞运动当中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三)

                    素还真穿着一身黑风衣、戴着墨镜,他低低道:“并肩子,漏风了,扯活。”

                    他背后一个也戴着墨镜的白衣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诧异道:“这么快?”

                    两个人各坐一桌,浑似萍水相逢,在人来人往的咖啡店,小心翼翼地像两个接头的地下工作者。两人还待说什么,就见谈无欲推门走了进来,冷笑着摘了墨镜,潇洒地往头上一架,抱着手臂说:“怎么还坐在两桌,嗯?”

                    素还真面不改色的站起来,向白衣人道:“还真没发现,诶呦,剑子,这么巧!”

                    剑子在心里给他的演技鼓了鼓掌,绝对影帝级别,他也陪笑着站起来,“巧、巧、巧,怎么在这儿碰上你们,你俩一起来的?”

                     素还真也给剑子默默竖了个大拇指,这话问的真有水平。

                     “谁和他一起来,”谈无欲并不吃这套,他径直往剑子对面一坐,“剑子,我是来找你的。”

                    “受宠若惊、受宠若惊。”

                    “我就想问问,豁然股份里,有一个大股东,叫解封镝,”谈无欲看了看自己修剪得十分整齐的指甲,轻飘飘地问:“这个解封镝,是谁啊?”

                     “诶呦,这事!”剑子一拍手,随后皱着眉头说:“可是股东的身份信息,属于商业机密,恕我不能泄漏。”

                     “哦,”谈无欲笑着说:“那入股云渡集团的无梦生,和天荒不老城谈了项目的靛羽风莲,还有乐雕缘、初行雁... ...”谈无欲一口气报了十几个名字,“你都不认识?”

                    剑子沉吟片刻,马上决定了阵营,他拍了拍素还真的肩膀道:“并肩子,翻车了,完犊子吧。”

                   “当初入股说好了是暗股,你这就交代了,这还没进渣滓洞呢!”素还真幽怨地看了剑子一眼,向谈无欲道:“咱回家说行不。”

                  “回什么家啊,就这儿说!”谈无欲眼睛一瞪,难听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素还真盯着他,嘴里蹦出七个字:“支离疏,儒门天下。”

                    “OK,”谈无欲利落地站起来,戴上墨镜道:“回家说。”

                    他俩并肩向咖啡店外走去,一脸惊愕的剑子忽然叫道:“诶,等会儿,嘿!这里面怎么还有我们家的事?????素还真你真不够朋友啊你!!!!别走啊,说清楚!!!!!!”


    (四)

                    “一句话,股份赚的钱,你干什么用了?”

                   “赞助了一个相声社团...”

                   “什么???”谈无欲上下打量了素还真几眼,“看来我高估了你的品味... ...X云社?你很三俗啊你!”

                    素还真点了点头道:“素一元早就是X云社的赞助商了,但是钱我没从公司账上走,是用股份的红利养着的。”

                    谈无欲还从来不知道素还真爱听相声,他好奇不已,索性寻了一日,去X云社听了个现场。刚进场,就看见素还真坐在观众席最好的位置上,笑得脸都开花了。有这么可乐吗?谈无欲往台上看,就听捧哏逗哏的两人,正说得热火朝天:

                    “今天赞助商爸爸来了,咱得好好说。”

                    “是,得好好说。”

                    “得,那正好说个素老板的段子吧。”

                    “诶呦嘿,你可真不怕得罪人。”

                    “得罪就得罪呗,反正他钱都给了,不退啊!X云社从来不退钱!金主爸爸可以弄死我,但是钱,不能退!”

                    “...我应该给你鼓掌吗?”

                   “哈哈,接下来唱首小曲儿给诸位,这曲儿好听,还是从素老板那儿学的。大伙儿都知道,素老板小时候在茶山学艺,后来呢,继承家业,去国外留学。离开茶山的时候,诶呦,亲的热的舍不得他走啊,就给他唱了这么一首小曲儿。素老板感动啊,一直记着,后来唱给了我,我一听,嘿,真好听,今儿就唱给各位听一听。”

                 “诸位算是来着了,这段子平时可听不着。我再问问,这曲儿有名字吗?”

                  “有啊,这曲儿的名字叫,送师哥。”

                    谈无欲听到这儿,忽然一阵恶寒,脸色垮嚓一黑,就听台上的人唱道:

                   “一不叫你忧来哎,二不叫你愁啊,

                    三不叫你穿错了师弟弟的花兜兜啊。

                    师弟弟的兜兜本是一个金锁链啊,

                    师兄哥的兜兜是八了宝的镀金钩啊。”

                   刚唱完第一段,谈无欲的表情已经是精彩纷呈、难以言喻,他恨不能冲上去,把台上胖子的嘴给捂上!却听胖子又接着唱道:

                   “师弟弟送我的哥啊!”胖子往台下一指,场下观众立刻附和地喊道:“呦呦!”

                   谈无欲心道:?????还特么配合得挺好??????

                   “送到了茶山东啊,偏赶上这个老天爷下雨又刮风啊。

                   刮风不如下点小雨儿好啊,下小雨儿能留我的哥多呆上几分钟啊。”

                   谈无欲完全无力吐槽,他不仅对素还真的品味,更对其无聊程度,有了重新的认识。

                    “师弟弟送我的哥啊!”

                    “呦呦!”

                    “送到了茶山南啊,顺腰中我就掏出来两块大银元啊。

                    这一元给我的哥买上一张飞机票啊,这一元给我的哥买上一根中华烟啊... ...”

                   中华烟、中华烟,你全家都是中华烟——欠抽!谈无欲终于忍无可忍,他突地站起身来,寒着脸大步走了出去。

                   台上的两个人还在热闹的说着,“诶,你说,素老板的师弟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不就是那个谁!就...那个谁!”

                  “哪个谁啊?”

                  “就那个谁啊!你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啊!”

                  “其实我也不知道。”胖子挤眉弄眼地坏笑着说。

                

       

                  “师弟弟送我的哥啊!呦呦!送到了茶山西啊... ...”

                    谈无欲崩溃道:“龙宿?????你怎么也唱起这个来了?????”

                   “哈,实在是太洗脑了,”龙宿摇着扇子笑了笑,“话说汝真的给他唱过这歌?”

                   “毛线!他想的倒美!”谈无欲气得跺脚,在龙宿的笑声中走出了儒门天下。


                   他走在帝都初冬的风里,不由回想起当时素还真离开茶山的情景——其实,他们当时,根本没来得及道别。

                   谈无欲随口哼起一段旋律,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唱的竟然是:“师弟弟送我的哥啊,呦呦,送到了茶山北啊... ...”别说,这小曲儿还真不难听,在阳光下,他轻轻笑了起来。






    这两句是学“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似的土匪黑话:

    并肩子,漏风了,扯活。——兄弟,露馅了,我得撤股。

    并肩子,翻车了,完犊子吧。——兄弟,完蛋了,你请节哀。

    哈哈哈哈哈哈哈,非常沙雕的脑洞了,ps:张一元真的是德云社的赞助商233

    B站上还发现了这个,太逗了!!!up主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巧了吧!!!




    一边写一边想起以前听过的EDIQ的歌《又有茶》,E大的词真的没话说:

    “就在山与云之间,有片小小的茶园。炒茶香随风穿过山涧,化作山中泉。就在他和他之间,隔着茶道一连连……”

    “又有茶香,你再尝一点,回到山与云之间的茶园。风吹白我的发尖,这道茶你要慢慢品完,慢慢品完。”

    青梅竹马的两个小茶童,后来成了相爱相杀的两个大老板,其实故事背景挺浪漫的2333

     

    霹雳谈无欲日月日月才子素还真

     

    评论(7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