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177

     

    日月大法好!一个一式两份的大纲脑洞!真相是假【日月】

    大纲文现在很流行,碎片化阅读时代,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虽然对我个人来说,相比梗和脑洞,更看重怎么讲故事,但是对于某些八成不会写出来的脑洞,写成大纲文也未尝不可。

    这是个一式两份、“正反两面穿”的脑洞,基本是一个故事,区别只在叙事主角是老素还是无欲,他俩的人设,无论谁都能完整撑起一个故事,绝对是素还真能谈无欲也能了233。

    真相是假:

    你爱的少年人太狡猾

    把爱情变成欺骗的筹码


    武侠背景、非常狗血,雷⚡️、慎,有原型,ooc,BE。

    武侠背景、非常狗血,雷⚡️、慎,有原型,ooc,BE。

    武侠背景、非常狗血,雷⚡️、慎,有原型,ooc,BE。

    这不是演习,预警⚠️⚠️⚠️⚠️⚠️⚠️⚠️⚠️




    真相是假(素线)


    隐姓埋名的江湖游侠素还真,路遇明月山庄少庄主谈无欲。二人酒逢知己、相谈甚欢,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很快滚了床单。

    第二天,素还真躺在床上就想,如果不是身负血海深仇,此人未尝不是良配。只可惜相遇的不是时候,虽然有点遗憾,但是还是要赶紧抽身退步,大仇未报、哪儿顾得上儿女情长。他问无欲,今后打算向何处去,心里想着,无欲说往东、他就说自己向西,无欲说往北、他就说自己向南,反正是萍水相逢、露水情缘,就此分道扬镳。

    无欲起床穿衣服,说要去漠北闯荡。

    素还真突然看见他背上有一块胎记,瞳孔一缩、心里大惊,随后笑了笑说,真巧,我也去漠北。

    俩人启程去漠北,路途中,素还真知道了谈无欲的身份,明月山庄是近年来突然出现在武林中的,庄主乐善好施,好像有花不完的钱,人称“活孟尝”,庇护了许多武林人士,还有一套独门武功,在武林大会上技压群雄,成了武林盟主。

    素还真旁敲侧击的问谈无欲他家武功和财宝的由来,谈无欲说,他记得小时候他们一家人还生活在小村落中,后来他爹无意间发现了一处藏宝洞,才有了明月山庄。

    谈无欲也询问了素还真的身世,素还真也没隐瞒,说自己身负血海深仇,爹妈兄妹都被恶人杀了,但是他家的对头太厉害,所以迟迟没能报仇。

    谈无欲怪道,以你的武功,还有报不了的仇,不如漠北之行结束,我跟你同去,联手手刃仇人。

    素还真看了他一会儿,说,仇我还是要自己亲手报,如今只缺一把趁手的绝世神兵,青城派的镇派之宝紫华宝剑。

    谈无欲震惊道,护剑的北斗天罡阵厉害无比,只怕难以突破。但是咱俩同去盗剑的话,也许还有三成机会。

    当然他俩说这话的时候,是在床上,一番翻云覆雨、柔情蜜意自不必说。

    俩人约好同去盗剑,一路上重重磨难,感情更笃。

    到了青城山下,二人借宿破庙,天上下着雨,俩人靠在一起,坐在篝火旁计划盗剑,越思越想越觉得成功的几率很低。

    素还真突然说,要不算了,我不报仇了。

    谈无欲很诧异,因为素还真心心念念报仇雪恨,紧要关头怎么反而要放弃。难道是怕盗剑的时候受伤废功,宝剑在手还是报不了仇?

    素还真也是心烦意乱,俩人没再说话,草草睡了。

    第二天,素还真醒来的时候,发现无欲留书一封,说让他在这儿等着,自己会把紫华剑盗来,助他复仇。

    素还真看了信第一反应就是去追,但是走到破庙门口的时候却站住了。他忽然笑了,特别解脱的样子,自言自语地说,独闯北斗天罡阵,谈无欲必死无疑,那他的仇也就算报了。

    其实素还真的仇家就是谈家,他们俩家本来在小村落中比邻而居、关系很好,但是素家是前朝王室,身负巨宝、隐居山野,却不想无意中被邻人发现,生了歹意,夺宝杀人。素还真知道,谈无欲是谈门独苗,毁了他、就等于毁了整个谈家。原来他骗谈无欲去盗剑,就是在复仇。

    素还真就站在破庙门口等着,等着青城派鸣钟示警,然后去给谈无欲收尸。他低低说,无欲,咱们去哪儿好呢?你说等我报了仇,就一起去罗浮山隐居,那我就带你去罗浮山吧。

    从白天等到晚上,没等来青城鸣钟,却在暗夜中,看见一个人浑身是血、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谈无欲竟然真的孤身破阵、将紫华剑偷来了!他把染血的剑塞到素还真手里,素还真百味杂陈,又说,我不要剑了,我也不报仇了。

    谈无欲摇头,推他快走,说,大不了你报了仇,再把剑还来,青城的人就算抓了我,也不敢杀我,我是走不了了,你快走,我等你。

    素还真抱着剑,茫茫然离开了,一点儿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反而觉得心里缺了一块。

    无欲被青城山的人发现,关在水牢里,整整一年,素还真音信全无。

    江南有个少侠,在这一年中声名鹊起,手握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在武林大会上击败明月山庄庄主,成了武林新盟主。

    一年后,明月山庄百般斡旋,终于把无欲从水牢里救出来了,但是脸上身上的伤太重,武功大损,再不复当年风采。

    无欲养好伤,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这个新盟主,隐隐觉得这人八成是素还真,但是又希望不是。

    找到新盟主,是在秦淮河的画船上,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俊美的新盟主左拥右抱,真是潇洒快活。突然画船的灯灭了,一个人影从层层帷幕后走出来,几个歌姬借着月光看见来人的脸,直接吓晕了。

    素还真笑了笑,说,你来啦。

    无欲低低地说,我以为你死在仇家手里了。我宁愿你死在仇家手里了。

    素还真身边的花魁扑在他怀里,我见犹怜地颤抖着说,盟主,这个丑八怪是谁?

    素还真还是笑,指着无欲说,你不认识他?他就是脱俗仙子。

    我可去他的吧,一名满脸胡子的江湖人士说,他是仙子,我就他妈是王嫱西施。

    大家一阵哄笑,素还真挥了挥手,众人都退了下去。素还真喝了口酒,叹了口气说,这么好的宴会,让你搅了,来这种地方,你为什么不戴个斗笠面纱呢?

    谈无欲反问,我为什么要戴斗笠面纱?

    素还真忽然动手,把他摁在一面铜镜前,恨恨道,你看看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都不照照镜子就出门?

    谈无欲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他头一次这么认真的去看自己的脸,忽然意识到,这张脸真是面目狰狞。他这个人实在很妙,以前从没觉得自己多好看,所以毁容了也不觉得多自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当得起“脱俗”两个字。他闯北斗天罡阵,受了一身的伤,但是他还真没想过,因为他受了伤脸毁了、武功废了,素还真就会放弃他,他以为他们之间的牵绊远甚于这些皮囊表相,所以他才愿意为他去盗剑。但是现在,他猛然发觉,世人到底是俗人。在这莺莺燕燕、美人成群的画船上,他第一次有了一种,想把自己的脸藏起来、不让人看见的念头。

    素还真看见镜中谈无欲的眼中浮上一层水汽,可他还是强忍着,眼睛越瞪越大,不让泪水流出来。素还真心里一阵腻烦,他松开手背过身去,冷冷地说,其实以你的聪明,关在水牢里的一年,早该想明白了。

    谈无欲说,原来小时候哄着我玩的邻家小哥哥,真的是你。

    素还真说,是我,你知道你家的财宝和武功秘籍是从哪儿来的吗?

    谈无欲说,知道了。你说的对,其实我早该知道了。

    素还真轻笑一声,说,你隐隐猜到、却不肯信,自欺欺人,结果输了个精光,又怪谁呢?

    谈无欲说,素还真,你很好。

    素还真说,我当然好,我大仇得报,快活得不行。

    谈无欲半晌无言,之后说,你想报仇无可厚非,可你不该招惹我,更不该侮辱我。世上没有人,能在侮辱了谈无欲之后,还能逍遥快活。

    素还真又说,恨我吗?我的命是你的,你随时可以来杀我,只要你有杀我的本事。

    谈无欲没再说话,转身离去。

    素还真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喷出一口血,喃喃道,是啊,世上没有人,能在侮辱了谈无欲之后,还能逍遥快活。

    之后二十年,谈无欲蒙面示人。江湖上所有人都知道,谈无欲和素还真不共戴天,谈无欲追杀了素还真二十年,只要某处隐约有素还真的消息,不管千里万里,谈无欲必持剑杀到。可是素还真竟如同凭空消失一般,再没有在武林道上露面。

    二十年后的一天,罗浮山下的一个村落中,有个孩童从山中捡到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谈无欲听到消息,心里一动,又要赶到罗浮山去。他爹拦住谈无欲,问他为何如此疯魔。

    无欲据实以告,他爹大惊,说,不可能,当年那个孩子受了我一掌,不可能活过二十岁。

    无欲心里突地狂跳,日夜兼程赶到罗浮山,让那个拾到宝剑的孩子带路上山。在一处山洞中,发现了一具骸骨,骸骨口中紧紧咬着一块玉牌,上面雕刻着一轮明月。



    真相是假(谈线)

    这条线包含生子,注意闪避。我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能生子,反正就噗叽生了。

    生子预警,注意闪避⚠️

    生子预警,注意闪避⚠️

    生子预警,注意闪避⚠️



    隐姓埋名的江湖游侠谈无欲,在闯荡江湖的时候,被宵小之徒暗算、中了脏药,他强撑着将暗算之人斩杀,但是没找到解药,情急之下,只能在客栈中找了个最顺眼的人,一夜云雨风流。

    第二天,谈无欲本来准备偷偷溜走,却发现这个人肩上有个莲花胎记,他心中大震,于是留下来和这人结伴而行。

    原来,这个人就是少年成名的侠客,清香白莲素还真。二人同生死共患难,经历许多,感情更笃。

    谈无欲对素还真说,他身负血海深仇,要去青城山盗剑,素还真答应与他同去。青城山破庙中,谈无欲忽然觉得恶心,素还真为他号脉,竟是有了。谈无欲望着篝火,突然道:算了,我不报仇了。

    素还真摸着他的头发说,没事,一切交我。

    第二天,谈无欲醒来时,看到素还真的留信,他已孤身前去盗剑。

    谈无欲本以为他必然身死,谁知素还真断了一臂,却真将宝剑盗出。谈无欲看着断臂的素还真,又说,我们一起走吧,我不报仇了。

    结果依然是谈无欲持剑离去,素还真被关入水牢。

    两年后,素还真被救出水牢,还是画船相见。

    新盟主谈无欲意气风发,断臂的素还真落魄憔悴,素还真问他,孩子呢?

    谈无欲眉毛一挑,什么孩子?

    素还真再三逼问,谈无欲冷笑一声,说,一个孽种,仇人的孩子,生下来就掐死了。

    素还真见他如此,只恨自己识人不明、转身欲走,却被谈无欲捆住。

    谈无欲故意道,不好,这花酒里有暖情药。他推倒素还真,跨坐在他身上,用手调戏似的摸着素还真的脸说,麻烦你,再给我解一次药。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我成全你。说着,扯下自己的腰带把素还真的眼睛蒙住了。

    素还真:不是、我想看【并没有!

    谈无欲用手摸着素还真的下身,见那处毫无反应,他笑着说,怎么,连这儿都坏了?真成了废人了。素还真感觉到有什么柔软又湿润的东西亲了亲那里,他再也克制不住。

    一场脐橙肉戏,素还真感觉到谈无欲用嘴唇吻着他身上的每一处伤痕,用手紧紧抓着他断臂的衣袖,好像有水滴落在身上,不知道是汗是泪。

    云收雨霁,谈无欲累的倒在素还真胸口上,他的脸色青白,胸口像风箱一样起伏。

    之后谈无欲就消失了,素还真也疯了似的找了他二十年。

    二十年后的一天,有一个孩子拿着一把宝剑来找素还真。他长得和素还真一模一样。

    素还真寻到了罗浮山,在山洞里,发现一具骸骨,口中紧紧咬着一支水晶莲花簪。






    素线写得比较细,两条线相似的地方,谈线我就没重复写,大概的报仇情节其实都是一样的。

    故事原型是,金蛇郎君和何红药,但是没有温仪、绝对没有温仪!

    老素刺激无欲说他不照照镜子,和无欲刺激老素说孩子掐死了,都是为了让对方恨自己,凭着这恨意活下去。

    日月都有狠绝的一面,无论是谁,都能胜任一个工于心计、身负血海深仇的人设。因为是be所以应该不会再展开写,但不妨做个市场调研,这两条线,不知道大家更喜欢哪个?


    后续:👇

    日月大法好!一个一式两份的大纲脑洞(二)两个片段!

     

    霹雳谈无欲日月日月才子素还真

    评论(114)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