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02

     

    日月大法好!一个一式两份的大纲脑洞(二)两个片段!

    投票竟然打平了,我很服气哈哈哈哈!

    大家这么踊跃投票讨论,我不写怪不好意思的🤦‍♂️,就一条线写了一个片段,给大伙儿过过瘾(吃吃肉)吧233

    写的是谈线的脐橙和素线的结局,只有片段,涉及角色死亡,注意注意!⚠️

    前情提要看这里:日月大法好!一个一式两份的大纲脑洞!真相是假【日月】


    武侠背景、非常狗血,雷⚡️、慎,有原型,ooc,BE。

    武侠背景、非常狗血,雷⚡️、慎,有原型,ooc,BE。

    武侠背景、非常狗血,雷⚡️、慎,有原型,ooc,BE。

    这不是演习,预警⚠️⚠️⚠️⚠️⚠️⚠️⚠️⚠️





    【谈线脐橙片段——明月夜】



              “天下第一聪明的素贤人,被我害成这般狼狈模样,”谈无欲轻笑了一声,转过头来向素还真道:“怎不令我快活?怎不令我得意?”

              素还真木然望着他的脸,在皎洁的月光下,谈无欲的眉目一如当年,凌厉飞扬、不可逼视,依然是他梦里的模样。他来找谈无欲,到底心存幻想,可现在,真相大白,鲜血和欺骗令他的每一个甜蜜的梦都成了最恶毒的讽刺。谈家满门的性命,要他以命来偿也无可厚非,但谈无欲可以要他的命,却不该骗他的情。江湖人刀口舔血,这条命早就置之度外,欠命还命、要便拿去,可是这心尖上的一点真情,却比性命更要紧,是刀光剑影中唯一珍贵的东西。也只有这一点真情,才能令天下第一聪明之人,也像每一个动情的俗人一样,自欺欺人、似傻如狂。

               “谈盟主,希望你当真快活、当真得意罢。”素还真转身欲走。

                谈无欲听了这话忽而脸色一滞,他豁然出手点住素还真的穴道,“我快不快活,还要看素贤人你... ...”他俯下身,伏在颓然倒地的素还真胸口上,低低道:“怎么突然好热,方才的酒里,竟有暖情药不成?”他的手探入素还真衣中,指尖触碰到许多凹凸不平的疤痕,心中尽是莫名的滋味。

               “画船妓坊有几个脑袋,敢给盟主下药?”素还真冷着脸说:“就算当真有药,叫人取了解药来也就是了,盟主何必如此自轻自贱?”

              “我跟你好,就是自轻自贱么?”谈无欲望着素还真如覆寒霜的面庞,又点了点头道:“不错,和仇人这般放浪形骸,确实下贱。”他虽这么说,手下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冰凉的手从素还真的胸膛一路摸到小腹,又再向下探去,“...可这也不是头一次了,我们第一次相遇,也是这样,你还记得吗?”

               素还真心底一片冰冷疲惫,他闭目答道:“忘了。”这话一出口,他只觉得那双作乱的手轻轻一颤。

             “忘了有什么要紧?”谈无欲强笑了两声,他把手从素还真散乱的衣袍中抽出来,双手捧着素还真的脸极慢地说:“我会让你再记起来,让你一辈子,永远也忘不了。”

              狂乱的吻雨点般落了下来,柔软湿润的唇在他脸颊颈侧流连乱吻,谈无欲的鬓发磨蹭得他好痒,二人的长发纠缠流泻、缠绵一处,他们的身体靠得这样近,心却隔得太远、太远。

              “坐怀不乱,素贤人的修养功夫更上层楼了。”谈无欲咬着素还真的耳垂,发现他脖侧耳后竟也有一道伤疤,这道伤贴近血管,那么深、那么险,谈无欲眼底一热,不由自主地又轻轻舔吻了上去。

              素还真要穴被封、动弹不得,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谈盟主,你自重。”

             “哈哈!”谈无欲笑着直起身来,他跨坐在素还真腰上,抬手拆下自己头上的发冠,一头月光般的长发披散下来,雪鬓霜鬟似笼烟雾,他扯下自己的腰带,宽大的丝绸外袍从肩上滑落,露出玉石似的肩头和大片胸膛。谈无欲用手指摩挲着素还真紧抿的嘴唇,柔声道:“当年你抱得那么紧,现在才要我自重,太迟了。”

             素还真双眉紧蹙,他睁开眼睛、眸中的怒气烧成两团灼灼的火光,这怒气与其说是恼恨于谈无欲的强迫,不如说是愤懑于自己的动摇——事已难堪至此,他仍是止不住为他血热心动。素还真方欲说话,谈无欲已先一步点了他的哑穴。

             “我实在不想再听你说些没用的屁话。”谈无欲用自己的腰带蒙住素还真的双眼,继而又道:“我也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我成全你。”低垂的睫羽下倏忽闪过一抹暗光,素还真愤怒不甘的眼神宛如利剑,二人此次再见,素还真表情语气中每一个细微的抗拒,其实都刺得谈无欲生疼。他索性把他绑起来,蒙上他的眼睛、点了他的哑穴,不让他有任何反应,无论好的坏的,干脆一概不要——强势狠绝之下,俱都是不堪一击。

              “麻烦你,再给我解一次暖情药。”谈无欲低头亲了亲他被蒙住的双眼,用手揉弄着素还真下身,嗤笑道:“怎么还没反应,难道连这儿都坏了?真成了废人了!”

              后续👇

               明月夜 





    【素线结局——碧玉骨】

    ⚠️be,角色死亡,慎!

    ⚠️be,角色死亡,慎!

    ⚠️be,角色死亡,慎!



              谈无欲站在洞口向里张望,洞中幽暗曲折、看不清状况。 他抽出随身佩剑,谨慎地向里走去,谈无欲素来知道素还真心思缜密,若当真匿迹在此,必设有多重掩蔽,因而分外审慎。果然,没走几步,就见地上闪着寒光,是几根银针针尖向上埋在土里。似此这般,闪过重重机关,才走到山洞深处。

              谈无欲更是确信,他不知是喜是忧、是爱是恨,开口叫道:“素还真,你出来,是我。”他顿了顿,又道:“是我,还不现身吗?”

              他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在山腹中回响,却久久都没人回应。谈无欲只得仗剑接着往前走,不知走了多远,转过一个弯,又拐进另一个石洞,这洞中竟有萤火簇簇,好似天上万千星光、流动辉映,绚烂非常。

             谈无欲方自诧异,赫然却见石洞尽头,有一副莹碧如玉的骸骨!他大惊失色,连忙飞身上前查看,只见莲冠跌落一旁,白衣犹在,斯人却已化为朽骨,“怎会如此!怎会如此!”谈无欲心痛如绞,猛地呕出一口鲜血,扑跌在骸骨上。他二十年内口口声声说着要手刃素还真、武林道上人人皆知二人不共戴天,而今见到素还真的遗骨,却心神大乱、举动失常。他紧紧抱住那髑髅幽碧的头骨,竟发疯般狂乱地吻了上去,好像这骸骨仍是当年俊美潇洒的少年郎,一笑之间就能令整个江湖的芳心小鹿乱撞。

               “你不守信约,你说过你的命是我的... ...”他望着髑髅空荡荡的眼眶,又喃喃说道:“你的仇就这么算了么?欠命还命,你的仇还没报,我一直在等你来杀我,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你... ...”是是非非、颠颠倒倒,谈无欲的眼泪打在骸骨上,他又疯魔般去亲髑髅的嘴,忽而发现髑髅口中紧紧咬着什么。

              “这是...”谈无欲从髑髅口中扣出一块小小的玉牌,羊脂白玉上雕着一轮明月、背后刻着“谈无欲”三个字,“是我的玉牌,原来你心里有我!”他又哭又笑,知道素还真生怕自己死后玉牌旁落被人拾去,手握怀抱都不牢靠,干脆紧紧咬在口中,生生死死都不肯放下。

             “你这个人,生来就是要让人伤心的... ...你生来就是要让我伤心的。”谈无欲握住玉牌长叹一声,二十年来第一次摘下覆面的斗笠,其实他并不怕旁人看见自己的脸,他只怕素还真看到、只怕素还真厌弃。

             “是你让我明白媸妍爱恨,到头来,却都是骗我。”他把玉牌含到自己口中,靠在骸骨怀中,笑着说:“你到死还要算计我,谁会破解机关进到洞里来?谁会即使你变成一堆骨头,还要碰你?又有谁会把这块玉牌从你口中找出来?只有我罢了。你在玉牌上下了剧毒‘恨血’,骨头都变绿了,难道我看不出?你是不是也算计好,即使我看出来,却仍然不能不上钩,还是会和你死在一块儿?”

              髑髅眼中坠下两滴水迹,像是碧骨血泪、又似乎是钟乳石的水滴,“思牵今夜肠应直,恨血千年土中碧。你为我们选的埋骨之地,很好。”谈无欲在髑髅怀中闭上了眼睛,恨血剧毒发作时毫无痛楚,他在一场旧梦中沉沉睡去... ...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在河中凫水的素还真冒出头来,哼着民歌小调游到岸边。年纪尚幼的谈无欲站在岸边等他,等他上了岸,立刻扑到他怀里,二童嘻嘻笑笑,在与世无争的小村落中无忧无虑地嬉闹。

              素还真抱起谈无欲,踏着夕阳向炊烟袅袅的村落走去。

             谈无欲亲昵地抱着素还真的脖子,“素哥哥,讲个故事给我听吧!”

             “好,那我就讲个姜太公钓鱼的故事给你听。”

             “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

             狡童眼波流转地一笑,亲了亲谈无欲的脸蛋,笑答道:“愿者上钩。”


    【碧玉骨 完】






    片段篇幅所限,可能没写明白的地方稍微啰嗦两句。

    明月夜里,无欲最后给老素喂的药不是毒药,只是让他昏过去了。谈盟主、素闲人,他俩这么称呼对方太有趣了,至于酒里到底有没有药,自由心证哈哈哈,我觉得八成没有🤷‍♂️

    碧玉骨里,老素之所以下毒,是因为他知道,如果隔了那么多年,无欲还是来找他,那见他死了自己也绝不会独活了,索性就一起死吧。剧毒没有痛苦,愿者上钩,到底死能同穴。最后的“愿者上钩”是他俩小时候发生过的事,恨血旧梦。

    无欲嘴炮厉害,老素还是比无欲狠,但是这种狠劲我还觉得挺苏的🤦‍♂️🤦‍♂️


     

    霹雳谈无欲日月日月才子素还真

    评论(62)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