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29

     

    日升月恒(上)【日月】

    这是一个题材原罪的脑洞,

    ooc,雷点多到数不清,慎入。

    ooc,雷点多到数不清,慎入。

    ooc,雷点多到数不清,慎入。

    依然是断章。

    古代架空,地理、职官、风俗一律胡写。


    许久没写的《后宫无欲传》【误!!!!并没有这文🤦‍♂️

    接着大婚,大婚之后应该还有一场戏,见太后和后宫闲杂人士(...),没想好怎么写,所以就先写了这个片段。

    时间线大概在大婚之后,第三天吧。前后内容见合集。



    【正文】


          龙床凤枕、宝帐银钩,帝后二人高卧未起,宫人们静立殿外,长生殿中帐幔低垂、肃然无声。

          “醒了?”

          谈无欲“唔”了一声,他的后背贴在素还真的胸膛上,腰上环着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些,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你平时熏什么香?”素还真用鼻尖蹭了蹭谈无欲的鬓发,嗓音带着些初醒的微哑。

          谈无欲笑答道:“我听说陛下降生时,一殿莲香浮动,先帝闻知大喜,以为祥瑞异象。从此,宫中人皆以薰香为尚,消损兰麝不知几何。我生于江湖草莽之间,哪儿有这些逸致闲情,也学人熏香?”

           “我只问了一句,却惹了你这许多话来。”素还真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我只觉得这殿中有股若有似无的清甜香气,怡人至极,才有此问。”

           “不过是些佛手香橼的香气罢了,”谈无欲在他怀里翻了个身,用指尖抚着素还真的眉毛道:“你闻惯了兰麝之味,倒觉得这果香新奇了。”

           素还真笑着扣住他的手,又闻见一股脉脉冷香自他袖中逸出,不由赞道:“不比人间兰麝,自然透骨生香。”

           谈无欲望着他道:“其实,以果香代替兰麝,是我族遗训。一则香料名贵,奢靡之风不可助长;二则,兰麝味重,深宫之中,步步为营、不可不防。”

          素还真心中一颤,他们方才新婚,可皇城中阴影重重,多少人在暗中窥探、伺机而动,哪容片刻放松?他沉默半晌,而后缓缓地说:“谁敢害你,我定不容他。”

           谈无欲轻笑一声,淡淡道:“你现在这样说,也许几年后,想要我命的人,就是陛下你。”比之机谋算计更可畏的,是翻覆人心。

           “会么?”素还真没有否认。帝后失和,枕边人变成寇雠的先例太多太多,谁敢说自己就是例外?

            红绡暖帐上用金线绣着飞龙翔凤,一左一右、势均力敌,帝后面对面躺在玉枕上,眼神一瞬不移地盯着对方,不知是在试探还是在博弈。忽然,素还真猛地把谈无欲按在自己怀里,谈无欲也伸手勾住素还真的脖子,唇瓣胶着、舌尖缠绵,无论他们说着多么令人肺腑生凉的话,这一刻,却一点也舍不得分离。

             “今日我要出宫一趟。”谈无欲微微喘息着说。

            “君后终于要去收复失地了?我与你同去。”

             谈无欲挣开素还真的怀抱,坐起身来,“你若能猜出我去哪儿,再说同去。”

             素还真用手指勾缠着他的长发,笑着道:“谈家昔日在京时,于政、军、商、学各界皆有名位。商政之事盘根错节、乍然间难以措手,我猜你必去鸿门学宫,是也不是?”

             “倒还不傻,”谈无欲点了点头,“该不至于被人考倒,拖了我的后腿。”

             “君后谬赞,承蒙不弃。”

             二人相视一笑,随即呼唤宫人更衣用膳。


             大曌立国之初,即设鸿门学宫,所谓“致千里之奇士,总百家之伟说”,是诸家学者谈经论道之处,高楼馆阁、门户威严,蔚为大观。学宫以祭酒为尊,又设佛、道、儒、墨、名、法六执事,由学宫诸人依学力资质选出六执事,再由六执事公开辩论,得胜者即为祭酒。

            “后族自开国以来,数为祭酒,”素还真摇着扇子站在鸿门学宫的朱漆牌楼下,“以前,京中人都称学宫为谈氏家学。”

            巍峨高耸的牌楼上题着“可以栖迟”四个大字,谈无欲眯着眼睛望向学宫重叠的明瓦飞檐,阳光之下、耀目非常,“鸿门学宫中的执事、祭酒,概不接受朝廷指派,谈门祭酒,从未倚仗后族尊荣,都是凭自己的学问本事舌战群伦。”他略一思忖,向素还真道:“你可见过当今这位学宫祭酒吗?”

             “自然见过,这位祭酒现在当有百岁了,他老人家是太爷爷的同窗好友,我幼时常见他进宫与太爷爷叙旧闲谈,待人极为亲和,他主持学宫数十年,却总称自己为‘代祭酒’,着实谦虚恭谨。”

            “哈!”谈无欲笑了一声,“他老人家确实是位宽厚长者,可这‘代祭酒’却也不是谦词。你可知道这届祭酒本该是谁?”

           素还真讶异道:“难道...”

          “不错,这祭酒之位本该是我族族长囊中之物!”谈无欲正冠振衣,迈步向学宫大门走去。一缕微风拂过他鹅黄色的衣料,恍惚间,这一幕仿佛与数十年前的情景重合,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就是这样昂首踏入鸿门学宫,他是学宫史上最年轻的执事,每一个遇见他的人都向他恭敬行礼,而他身后,也有一个俊美倜傥的少年在看着他轻轻微笑。

           素还真跟在谈无欲身后,方才行过“可以栖迟”的牌楼,便有两个小书童捧着笔墨纸砚迎了上来,口中问道:“不知客人此来,欲与哪家论道?”

            谈无欲眉毛一挑,提笔写了七个字,素还真见此,也写下一句。

            谈无欲瞥了一眼素还真的字条,掷笔而笑:“全儒全道是全贤,口气不小!”

            素还真也笑道:“通儒通道是通贤,彼此彼此!”

            两个小书童见此,不由瞠目咋舌,忙捧着两人的字条回禀学宫。谈无欲脚下不停,走到肃穆威严的大门前,还没等学宫侍者上前接迎,他便从怀里掏出一枚铜钱,向院中的镌刻着“金声玉振”四字的大钟掷去。钟声响彻云霄、嗡嗡不绝,侍者亦是瞠目,呆愣片刻后也急忙向学宫内院跑去。

            “了不得,好气魄,直接闯宫?”素还真阖上扇子在掌心上敲了一下,看来他的君后今日打定主意要大展神威了。

           “难道还要从执事做起?我可没那个时间。”谈无欲轻哼一声,所谓“闯宫”便是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鸿门学宫。从大门口走到祭酒居、经过三重院门,这段路上,学宫中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向他发问一次,只要闯宫者被诘问住,便须行礼退去,若令闯宫者长驱直入、走到了祭酒居,那么学宫之主就要换人了。学宫中百家诸子、各门各派皆有弟子门人,闯宫者不仅要熟知各派、更须有急智,在瞬息间应变答对。

             学宫执事在看到字条的同时,乍然听见金钟轰鸣,众人都是一惊,这时侍者回报有人闯宫,只道是两个年轻后生,不知是何方神圣。


    (tbc)






    开头是红楼梦剧组,急转甄嬛传剧组2333

    如果没有荒帝那档子事,两家大人带着日月相亲,老素:弟弟读什么书?无欲:只读了四书。族长巨巨:不过略识个字,不做个睁眼的瞎子罢了。武帝太爷爷:别信【误!

    鸿门学宫的原型就是稷下学宫+鸿都门学🤷‍♂️

    致千里之奇士,总百家之伟说——《稷下赋》


    无欲接下来的形象,大概是,《九品芝麻官》里的苑琼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霹雳谈无欲素还真日月才子日月

    评论(51)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