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64

     

    百年红尘【日月】(八、九)

    求生三连:雷、慎、ooc,注意闪避

    轻松向甜宠卖萌文

    大白狐狸素x小黑猫谈

    梗有来源,写完说

    ⚠️⚠️⚠️⚠️⚠️⚠️⚠️⚠️⚠️⚠️⚠️⚠️


    (八)

            日上三竿,人犹未起,又是一宿胡天胡地的折腾,素还真吻了吻谈无欲濡湿的鬓发,用手按摩着他被折来弯去、酸软无力的腰背,低低问道:“累坏了吧?”

            谈无欲微微喘息着,阖着眼帘轻轻“哼”了一声。

            素还真低低笑了起来,手探到他身前,在汗湿的肚皮上摸了几把,又道:“饿不饿?想吃什么?”

            谈无欲懒懒地说:“唔...吃鱼吧。”

          “好嘞!”素还真在他肩头上使劲亲了一口,“你再歇会儿,我去熬鱼汤。”


            常言道,若不能吃到一起,过起日子来那是难上加难,好在他俩的口味倒很一致。狐狸跟猫都爱吃鱼和鸡,二人家里常备着一瓮腌鱼干,后院里散养着鸡苗,鲜鱼汤、嫩鸡腿,俩人都吃得眉开眼笑、美滋滋的。

            谈无欲尤对吃鱼有一种执念,这日出门,刚好听见邻人谈天,说是隔壁村打上了一条巨大的鲤鱼、足有百斤。他听了这话,双目精光四射,当时就走不动路了。

            素还真不明所以,怪道:“无欲,怎么了?”

            连叫了好几声,谈无欲这才回神,忙道:“我听他们说,那鲤鱼精百多斤重,滑溜溜、肥腻腻... ...”他顿了顿,垂下眼睛才又道:“... ...挺吓人的。”

            晚上,素还真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伸手一抱、却扑了个空。他心里一惊,忙起身寻找,只听黑漆漆的厨房有个声音低低传来:“...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 ...”素还真曾听人说,夜枭会趁人睡着数人的眉毛,如果让他数清了,这人就会死。谈无欲不见了,又有个声音在这儿诡异的数数... ...素还真一阵毛骨悚然,他怎么能允许枭鸟数清谈无欲的眉毛!他一脚踹开厨房的大门,却见黑暗中一双灿烂若星的眼睛与他眼神一对,素还真脱口道:“无欲?你在这儿干什么!”

           谈无欲站起身来,声音里很是委屈,“素还真你给我说实话,”他伸手点燃烛火,幽幽道:“你是不是偷吃小鱼干来着...”

           素还真闻言绝倒,哪里是枭鸟数眉毛,竟是谈无欲半夜不睡、蹲在瓮旁,一条一条的数腌鱼!素还真哭笑不得,其实他早在瓮里施了法术,里面的腌鱼本是吃之不尽,可谈无欲这么一数,他的法术就破了,以后只能不停往里填补。

             那厢谈无欲还在追究,气呼呼的追问道:“别光笑,老实交代,偷吃了几条?”

           “三条...也许五条吧?”素还真随口胡诌道,他哪里记得数,不过是随吃随拿、反正也吃不光。

           “你得给我补上。”

           “好好好,我去钓,新鲜的清蒸,其余的腌好放瓮里,成不?”素还真见他绷紧的脸缓了神色,便将他一把抱起来,笑道:“现在能踏实睡觉了?”

             谈无欲望着他道:“明天就去钓?”

           “明天就去钓。”

           “清早就去钓?” 

             素还真无奈道: “清早就去钓。”

           “好吧,吹了蜡烛,回屋。”谈无欲双手圈住素还真的脖颈,在出门前,忽然伸手向泥瓮轻轻一指。

             虽然法术被破,素还真并不以为意,反而觉得提着满满的鱼篓回家时,谈无欲欣喜高兴的模样令他开怀又满足。素还真心想,这也许就是凡人的幸福,并非一蹴而就、一劳永逸,而是一点一滴、踏踏实实。


             瓮中的腌鱼再没见过底,素还真以为,这肯定是因为他三不五时就自觉去溪边钓鱼的原因,而谈无欲只是神秘一笑。




    (九)

              人浮于世,总得找个营生,要不吃喝用度从哪里赚来?二人也不能镇日无所事事却有花不完的银钱。生怕对方看出破绽,谈无欲便在城东的私塾谋了个职,教教蒙学,《声律启蒙》、《龙文鞭影》,都是他听熟的,讲得有模有样。素还真也不甘落后,他弹得一手好琴,被城里几户有钱人家请去教琴,一个月只上三五次课,清闲又体面。

             这日,素还真下了课,正打算去城东找谈无欲,却和一个红衣女子迎面撞个满怀。那女子娇躯发颤,脉脉抬头看他,一双狐狸眼儿妩媚至极、勾魂摄魄。素还真一愣,心中不免冷笑: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孙子来刨爷爷的坟,这点道行,竟想来迷我?他不动声色,只装作被迷的模样,一路浑浑噩噩的跟着女子走到野外。这女子将他带到一处破败的野庙,转身媚笑着说:“好个俊俏的相公,妾身今天可是得偿所愿了!”说着乳燕投林般纵体入怀,捧着素还真的脸亲了又亲,柔声又道:“好相公,你想对妾身怎么着...都行... ...”可无论她怎么百般撩拨,素还真竟是不为所动,女子跺着脚气道:“白生了个好皮囊,怎么如此不解风情!”

            “风情?你有吗?”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嗤笑,女子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只见素还真不知何时已坐在大梁上,她怀里抱的不过是块破木头。她自知遇到了高手,忙旋身向门外逃窜,可不知怎么的素还真已经来到她身后,提着她的后颈一抖,一条红狐狸霎时现了原形。

             红狐狸精急怒交加,张口骂道:“如此戏弄你姑娘,当咱们狐狸是好惹的!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素还真朗声笑道:“我是你祖宗。”

             红狐狸又是蹬腿又是哀嚎,素还真干脆倒提了狐狸的尾巴,疼得狐狸涕泪横流,开口求饶道:“这位大仙,饶了小妖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猪油蒙了心... ...”

            “光天化日,在大街上迷人,你也忒大胆了。”

              狐狸精嘤嘤哭泣道:“小妖这也是第一次,只因大仙很像...很像...”

            “像什么?”

            “很像妾身的初恋情人... ...”

              素还真皱眉道:“你这小妖,又在胡诌了。你倒说说看,你的初恋情人是狐狸还是人?”

            “没有,没有,小妖没胡说!”红狐狸精急急辩解道:“妾身的初恋,是头威风凛凛的白狐狸,整个山头就数它最漂亮俊美,身子有丈许长,眉毛就像大仙似的,有两个漩儿... ...”

               “... ...”

             “饭能乱吃 ,话可不要乱说,”素还真沉默了一会儿,道:“不是初恋是暗恋吧…情人什么的、可别瞎说,让人误会!”他摸了摸鼻子,没等狐狸精搭话,便又道:“算了,你自去吧。不许再迷人,更不许提遇见我的事,否则就切了你的尾巴。”


              谈无欲夹着书册走回家,正奇怪素还真怎么没去接他,忽然听到拍门声,邻人气喘吁吁的跑来,向他道:“谈先生,可了不得了,素先生让狐狸精给迷走了!”谈无欲吃了一惊,书本掉了满地,只听这人接着道:“我在城门口见着素先生跟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往城外走,连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理我...后来有人认出那女人,说她是狐狸精变的,最爱迷俊俏的后生,隔壁镇上的王三少爷就是... ...”

              谈无欲没等他说完,拔步就往外走去,刚走了两步,却见素还真已经回转。邻人见了素还真,也松了一口气,连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谈无欲向邻人道了谢,忙把素还真拉进家门。

              “你...”谈无欲拴了门,惊魂未定的急急问道:“没事么?”

              “没事呀,”素还真一脸茫然的模样,“我本想去接你,可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走到了城外的破庙... ...我清醒过来之后,就赶紧回来了。”

              谈无欲看了他几眼,忽然凑过去,在他颈边嗅了嗅。确实有股极淡的妖气,好在狐狸的骚味不重,肯定是没有被采补了去。可饶是如此,谈无欲也气得够呛,好哇,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小狐狸精活得不耐烦了!谈无欲实在难以忍受素还真身上有别人的味道,这简直是挑衅和宣战,他伸出舌尖轻轻舔着素还真的脖颈、要盖掉那股异味儿,动作虽然轻柔,但是他浑身上下早已经炸了毛。

              素还真没想到谈无欲竟会如此,他心里一荡,紧紧抱住谈无欲,极为享受这种宣示占有权的动作,热乎乎、湿腻腻的舌尖游走,温热的鼻息呼在皮肤上,让人心魂飘摇。

              谈无欲用牙齿厮磨这他颈侧的皮肉,狠狠道:“狐狸精真叫人讨厌!”

              素还真已经全然丧失了原则,一颗心柔软热乎得不行,连连点头道:“没错!无欲说的对!狐狸精什么的最讨厌了!”


             红狐狸急急往自己的洞府跑,她有种预感,今天的事,还不算完。她蓦地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夜里盯着她看,她僵硬地回头,看见在茂密幽暗的树林里,一双金瞳闪着诡异光芒。

             红狐狸精吓了一跳,她凝神望去,发现是一只小黑猫正在打量她。她松了口气,这种小毛团根本构不成威胁,是她太紧张谨慎了。她掐了个口诀,进到一个封锁严密的地宫里,这里是她藏宝贝的地方,谁都不知道。狐狸精正紧赶慢赶的收拾东西,猛地听见几声微响,她魂飞天外,忙循声而望,却见又是那只小黑猫,正在角落里扒拉一颗夜明珠!她根本不知道黑猫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偷眼观察了黑猫一会儿,见它只是自顾自的玩耍、视她如无物,狐狸精心道:这猫许是误打误撞进来的,我还是不要自乱阵脚,拿了东西赶紧走。

              红狐狸精在深山里急急而奔,她跑了半夜很是疲惫,见前面片潭水,便想过去喝些水,略歇一歇。她刚掬起一捧水,猛地,只见一只生着粉红肉垫的黑爪子也伸进了潭水里,悠然的搅了搅。红狐狸精尖叫一声,扭头对上一双金灿灿、似笑非笑的猫眼,宛如阴魂不散,黑猫再一次出现在她身边。狐狸精惊得肝胆俱裂,色厉内荏的强道:“你、你、你...小东西,小玩意儿,你活得不耐烦了?”

              黑猫看了她一眼,径自走了。她惊魂未定,不知如何是好,这时突然有人在她肩上一拍,她下意识的回头,却见那黑猫竟变得庞大无比、遮住满天星月。狐狸精立刻吓得耳朵和尾巴都冒了出来,她在黑猫爪下,渺小如沙粒芥子,巨大的猫爪在她肩上又拍了一下,狐狸精半截身子都没入土里。她浑身发抖,痛哭流涕道:“大妖...不、不,大仙饶命!我实在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大仙,请大仙高抬贵爪饶、饶了我... ...”

             “你动了我的...”谈无欲斟酌了一下用词,顿了顿道:“...猎物。”

             “您的猎物?您的猎物... ...”狐狸精忽然福至心灵,“您是说下午那个...?”

             “对,他是我的。”谈无欲说完,忽又觉得不好意思,忙又加了俩字:“猎物。”

              红狐狸精泪如泉涌,夹在俩大仙之间,她难做妖啊!一个不让提,一个一直问,和着就挤兑她一个功力低微!狐狸精只能抽抽噎噎的说:“他、他,我没占到他的便宜... ...”何止是没占到便宜,还被好一顿收拾。

              “哼,你还想占他便宜?”

              “不想不想... ...”

              “为什么不想?难道我的猎物还入不了你的眼了?”

              “入得了、入得了... ...”

             “那还是想占他便宜喽?”

             “没有没有...”

               狐狸精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没这么憋屈过,说什么都不对,她满脸是泪的看着黑猫悠哉悠哉的舔爪子,眼睛里都是戏谑嘲弄的笑意,忽然体会到被猫戏耍的老鼠的绝望感受。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如老鼠一般,被一口咬断咽喉,狐狸精这一夜担惊受怕、身心俱疲,再也支撑不住,“咯喽”一声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她已身在千里之外。红狐狸精事后回想起来,总觉得这段经历透着股不真实的感觉,这种修为的大妖,千年也难得一见,却叫她一天之内碰见了俩。可无论是幻是真,她都不敢再在街上迷人,看见黑猫,更是抖如筛糠、溜之大吉。


                “前些天你说去给学生补课,怎么样,可教会了吗?”素还真抚着谈无欲流泻在枕上的头发,随口问道。

                谈无欲打了个哈欠,闲闲道:“唔,八成是就此开窍了,绝不敢再犯一样的错误,那些毛病从此都改了。”

                “这倒好。”素还真忽而想到,最近再没听说有人被狐狸精迷了的事,估计那红狐狸也和这学生一样,他欣慰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二人相视一笑,心中各有计较,尽在不言之中。






    全文链接

    百年红尘【日月】(一—三)

    百年红尘【日月】(四—六)

    百年红尘【日月】(七)

    百年红尘【日月】(八、九)

    百年红尘【日月】(十)

    百年红尘【日月】(十一——十三)

    百年红尘【日月】(十四——完)【完结】



    老素乖巧三连:

    “明儿就去钓!清早就去钓!”

    “饭能乱吃 ,话可不要乱说,不是初恋是暗恋吧... ...”

    “没错!无欲说的对!狐狸精什么的最讨厌了!”


    老素怼红狐狸:“风情?你有吗?”

    这话很有艺术了,言下之意是说:

    “班门弄斧,我还没骄傲呢!”

    还是:

    “师弟才是真绝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像都行,一句话把他俩都夸了,6666666


     

    日月才子谈无欲日月霹雳素还真

     

    评论(64)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