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13

     

    一晌贪欢【日月+缘谈】(中下)

    【日月+缘谈】邪教重出江湖,注意闪避!!!

    【日月+缘谈】邪教重出江湖,注意闪避!!!

    【日月+缘谈】邪教重出江湖,注意闪避!!!

    不吃这个cp的,我求求你不要看🤦‍♂️🤦‍♂️

    求生三连:雷、慎、ooc,注意闪避


    写不完就中上、中下,我真机智🤦‍♂️




    【正文】


                素续缘剑意如潮、连绵不绝,将新学的剑法行云流水般施展出来,搅动得暗云奔涌、四野隐隐响起风雷之声。他渐臻人剑合一之境,只觉得与极境唯差一线,却不知这般神妙的剑法在何处还能更进一步。倏然,一道匹练似的剑光一闪,一柄长剑携凤鸣之声从斜地里刺出,与他舞成一团,天地间霎时如复归于混沌之初,万物匿迹,唯有日月朗照乾坤。

               两团剑光越舞越急,快得看不清人影,你进我退、一攻一守,却是丝丝入扣、分毫不乱,比之单打独斗,更多出千百种复杂变化。素续缘胸中激荡,他见谈无欲银发黑衣、神色凛然,不由心内生出一种恋恋倾慕,招式身法随心情而转变,随手使了一招“青天碧海”纵到半空。谈无欲好似全不用思索,足尖点地也将身子腾起,使出一记“仙侣同游”,双剑在空中交击,气冲霄汉、铮然作响。

                素续缘归剑入鞘,但觉百骸通畅无比、内息充盈圆满,原来这便是人剑合一、炉火纯青的极致剑境!他心里隐隐猜到,这剑法就是他向父亲求了数次都没能学到的绝艺,是日月才子穷尽巧思自创的双人剑阵,本以为已与这套名满天下的剑法无缘了,谁知道没从素还真那里学到,却阴差阳错的从谈无欲这里学了来。素续缘双手握拳,颤声道:“师叔,这就是...明圣剑法吗?”

                 谈无欲提着剑,用一种古怪的神情望着素续缘,好像是第一回见他,又好像是透过他在看什么别的人。寒风呼啸,谈无欲衣袂翩飞的站在风里,直直盯着素续缘看,眸光剑光皆如霜雪,看得素续缘莫名一阵心虚,垂头低声道:“师叔,我、我... ...是续缘学艺不精,惹师叔生气了么?”

                 谈无欲一瞬不移的盯着他,忽然厉声道:“为什么要用那招青天碧海?”

                 素续缘猛然抬头,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忘了跳动,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觉得自己在谈无欲面前就像一个没有秘密的小孩子,自觉隐秘的心思其实全都无所遁形,他瞠目结舌,一时答不出话来。

                 “真不愧是他儿子,方方面面都那么像他,素续缘、素续缘,我只恨你太像他,该像的地方像,不该像的地方更像的十成十!”谈无欲冷笑了几声,觉得胸膛中气血翻涌、不能自持,深埋的情绪一时间都翻腾出来,掷了剑又道:“学艺不精?你可太谦虚啦...你不是已经悟透剑法中的进退攻守、虚虚实实?我告诉你,其实这套剑法里还有真有假,青天碧海是真,仙侣同游却是假的了!”

                  漫天的乌云越聚越浓,沉沉地往下压来,素续缘见谈无欲惨白的脸上一片苍凉,在劲风中单薄清瘦的身形竟有些摇摇欲坠,心内酸涩疼痛,恨极自己轻狂、惹他如此生气,忙上前道:“师叔...”话音未落,谈无欲一口鲜血全喷在素续缘衣上,随风倒了下去,素续缘急忙将他紧紧抱住,谈无欲的脸色白得吓人,好像已经把最后一口血呕了出来。


                   窗外风雪满天,屋内愁云惨淡,这场雪下了三天,谈无欲也昏迷了三天。素续缘衣不解带的守着他,谈无欲的病已非药石能治,能不能醒过来全凭天意,素续缘也无需去煎汤熬药,常常在病榻前望着他的眉目,一坐就是大半天。

                   不知是心愿未了还是怎的,第三天,谈无欲竟幽幽醒转过来,续缘喜得涕泪涟涟,一叠声的说着“是续缘的错”、“都怪我不好”,将谈无欲的枕头都打湿了一片。谈无欲什么也没说,只是勉力抬起冰冷的手,为他轻轻拭泪。

                  素续缘扶着他披衣坐起,谈无欲淡淡道:“素续缘,我要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素续缘不敢坐在他床边,侍立在一旁,定定道:“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哪有什么刀山火海,”谈无欲笑道:“是个极平和宁静的所在。”

                  素续缘望着他的笑颜,喉头似被棉花塞住、发不出声来,他从没见过谈无欲这样笑,不带一丝嘲讽和戏谑,像是春风拂面一样轻柔。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身。”谈无欲喘了口气,又道:“你去门外等我。”


                  素续缘并没有等很久,他站在雪地里,看见谈无欲推开门走出来——八卦绣金道鞋,镶金云纹玄袍,金冠高髻,发上缀着两道莲花璎珞,身背宝剑、手握拂尘,素白的脸被雪光一映,当真是风姿惊世,宛如皎月东升。素续缘听他念道:“真神真圣亦真仙,通儒通道是通贤。脑中玄机用不尽,统辖文武半边天。”

                刹那间,心神巨震,原来叱咤风云、纵横一世的月才子行走江湖时便是这般模样!素续缘深恨自己生得太晚,无缘得见月正中天的璀璨夺目,更恨世道无情、天妒英才,让如此人物殒命于病榻之上。英雄死病榻,红颜悲白发,怎不令人肝肠寸断!

                 谈无欲吟完诗号,向素续缘摇头笑道:“我如今这般模样,还说什么统辖文武半边天,真是笑话。”

                “不,绝不是这样... ...”素续缘心如刀绞,忙跑过去扶住谈无欲,心里更怨自己没本事、寻不到暖玉救师叔性命,越想越是难过,伸手狠狠掴了自己一掌。

                “你这孩子,”谈无欲见他冠玉般的脸上印上了清晰的五指红痕,长长叹了口气道:“也太痴了... ...”


                 谈无欲要去的地方离无欲天并不算远,但是其间无数机关天险,若无谈无欲的指点,素续缘怎么也想不到在层云深处、与世隔绝之地,竟有这样一处绝顶孤峰。

                 谈无欲站在山洞前,回首望向高天阔地、莽莽山川,缓缓吟道:“心事数茎白发,生涯一片青山。”

                 素续缘看着他满鬓的清霜残雪,暗暗想着:那这样的白发万缕,又到底隐藏了多少心事?

                 二人走进山洞里,洞中怪石嶙峋、石笋遍布,天然的溶洞尽头,竟有两扇紧闭的石门。谈无欲道:“要打开这扇门,须用明圣剑法,我此时内息不继,烦你代我出手。”

                “...是,续缘遵命。”素续缘闻言心下一惊,须用明圣剑法才能打开的石门... ...他好像离某个结果越来越近,答案就在这扇石门之后,“不知应用哪一招?”

                 谈无欲久久看着石门,半晌后才答道:“白首同归。”

                 明圣剑法、白首同归,就像噗嗤一声捅破了窗户纸,素续缘脑中“嗡”地一响,可他哪儿敢犹疑细问,只能硬着头皮施展剑招,剑锋划过石门,地动山摇间,石门訇然中开!

                 沛然灵气汹涌而出,谈无欲道:“快,进入!”说话间拉着素续缘纵入门内,随即又是一声巨响,大门重又紧紧关上。

                 谈无欲本就经脉紊乱,此时再度提气,哪里还支持得住,眼看就要摔倒, 石门后漆黑一片,幸而素续缘耳音极佳,将他一把抄起。谈无欲知道,此时不是逞强的时候,何况他的身体也再容不得他要强,浅浅叹息一声,便道:“素续缘,你将我抱进洞去。”

                 黑暗中,素续缘打横抱起谈无欲,不敢抱得太紧,又不想抱得太虚,一颗心突突直跳,半天都没敢动弹。

                “怎么?我太重了?”谈无欲的声音在极近处传来,似乎带着笑意:“你坚持一下,听我口令,只用走十几步,便到了。”

                “怎、怎会!”素续缘觉得,谈无欲简直轻得过分,像一片羽毛、一抹月光,别说十几步,就算这样抱着他走上一生一世,也丝毫不会觉得累。

                 “左五,右三... ...”谈无欲出言指示,素续缘忙收敛心神,一步步踏出去。

                “师叔,这里到底是何处?”踏出最后一步时,素续缘忍不住问道,随即眼前明光大盛,一个晶莹剔透的巨大玉棺出现在他眼前。

                谈无欲淡淡道:“这是我的...埋骨之地。”

                素续缘双臂一紧,诧异的望向谈无欲,谈无欲却不看他,指了指玉棺道:“把我放进去,你就可以走了。”

                素续缘的喉结上下滚动,发出“咯咯”的声响,嘶声道:“...不...”

               “你不听我的话?”谈无欲横眉立目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素续缘,嗯?”

                “师叔,我......”素续缘几乎咬碎一口银牙,他不敢不听谈无欲的话,可他又怎么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放进冰冷的棺材里?一般人他都尚不忍心,何况这个人... ...这个人早已在他心里。一线鲜红从素续缘嘴角淌下,他咬破了唇,自己竟毫无知觉,只恨不够疼、不够痛。

               嘴角的血迹触目惊心,谈无欲见之一愣,刚想抬手帮他擦拭,蓦地心底一冷,不着痕迹的收了手,反而催促:“素续缘,你这般婆妈成什么样子?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你如此软弱,如何兼济天下?”

               “续缘不想兼济天下,只想、只想...”

               没等他说完,谈无欲已抢白道:“你想怎样,与我无关,你现在就放我下来,马上离开此处。”说完挣动起来,竟要强撑着下地。

               素续缘紧紧抱住他,五脏六腑颠倒反覆,眼见谈无欲挣扎气急,连忙道:“师叔、师叔,续缘遵命就是。”他一步步走到玉棺旁,咬牙狠心将谈无欲轻轻放了进去。

               玉棺中好像漂浮着淡淡云烟,谈无欲躺在玉棺里闭目调息,素续缘这才发现,这玉棺大得出奇,谈无欲身边还能再躺下一个人,分明是个双人棺椁。素续缘脑中的轰鸣声又响起来,他茫然望向墓室四周,只见壁上挂着两对剑、两张画,一对断剑下题“太古紫虹”四字,另一对则写着“孔雀”二字,就算素续缘没有亲眼见过,也知道这两对剑都是素还真与谈无欲的佩剑。两张画一张是人像,笔法极其细腻,连发丝衣纹都纤毫毕现、下了极大功夫,却没有画五官,虽然如此,可素续缘一眼就看出画中人正是谈无欲,旁边的题款是:“意态由来画不成。脱俗仙子小像。”这几个字俊雅秀逸,正是素还真的手笔。另一张画是泼墨荷花,连落款也没有,只在左下角画了一个弯月似的标记。

                素续缘再也不能自欺,这里其实是父亲与师叔同棺共椁的埋骨之地,在入世之初,他们早就备下了身后之事,要寿终后共葬于此!死亦同穴,他们的关系如何,还需要再挑明吗!脱俗仙子为谁足踏红尘地?为了苍生,也是为了他。原来谈无欲的心事,那么多的情绪翻涌,都是因为父亲,从来都是因为素还真。

               素续缘望向棺内的谈无欲,他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大棺材里,孤零零的,显得特别寂寞。

               素续缘不知道素还真死时会不会来此,但他终于知道谈无欲一直在等的是谁,听风观云下的暗流涌动、时而显露出的焦躁,是因为他等的人一直没有来。他在无欲天等不到了,就在棺材里继续等。也许谈无欲都没有意识自己在等,日复一日,等待已经成了习惯和本能。

               素续缘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他呆呆站在玉棺旁,忽而道:“师叔,里面冷不冷?”顿了顿又道:“让续缘陪你躺一会儿,好么?”

              谈无欲睁开眼睛看向他,素续缘暗自忖度,师叔是在看自己、还是在透过他,望着他父亲。素续缘发觉自己唐突僭越,那个位置根本不是为他留的,他又怎么配去躺?可是在这样的生离死别前,他已顾不得许多,只凭着胸中一股血气翻身进了玉棺,他见谈无欲眼中光芒闪烁,生怕又惹师叔不快,急忙解释道:“师叔,你不要恼火,续缘只想再陪陪师叔,不用赶我、别赶我,我一会儿就走。”

             二人并头躺在玉棺中,谈无欲侧头看了他半晌,又闭上了眼睛。素续缘头一次因为自己和父亲相貌肖似而苦恼,他不知道谈无欲看的是他,还是素还真。继而素续缘又觉得庆幸,若非肖似,自己又怎么可能大剌剌的躺在这儿,和心上人生死相依,谈无欲的发香幽幽传来,这棺椁之中无异桃源仙境。在这种又惊又乐、时悲时喜之中,素续缘突然觉得背后传来一股暖流,有股热气蒸腾。

               素续缘心内疑惑,伸手向玉棺底板摸去,触手温热滑腻、竟在幽幽发热。素续缘猛然坐起身来,跪在棺内仔细查看,连声惊呼道:“师叔,是暖玉!是暖玉啊!你的伤有救了!”他千辛万苦、遍寻不得的万年暖玉原来就在此处,被整块做成了玉棺底座!

               在素续缘的欢呼声中,谈无欲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欣喜,反而白的透明,连最后一点人色都褪尽了。一行清泪从他眼角滑落,谈无欲哑着声音喃喃道:“素还真、素还真!原来你早就知道,不会跟我一起回来…原来白首同归也是假的……”素还真早已算到,如果他们在一起,无人能伤谈无欲至此,若他们两下分开,谈无欲只要有一口气,都会回来这里,所以早早就将暖玉备好。素还真的命是属于天下的,决心为苍生出山的那一刻,江湖血路,他已经不能回头,回到半斗坪的路已被层云遮蔽了。

                这具本该两人白首同归的玉棺,从建造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只有一个人会躺。素续缘看着谈无欲眼睫濡湿、颓然而卧,实在不知道父亲是心软还是心狠、多情还是无情。




    【全文链接】

    一晌贪欢【日月+缘谈】(上)

    一晌贪欢【日月+缘谈】(中上)

    一晌贪欢【日月+缘谈】(中下)

    一晌贪欢【日月+缘谈】(下)

    一晌贪欢【日月+缘谈】(完)





    本来想521发,刀捅的太多没来的及🤦‍♂️

    来,气氛不要太悲伤,我讲个笑话

    明圣剑法的设定参考玉女心经双剑合璧

    无欲:师兄,花前月下!白首同归!

    老素:师弟,浪迹天涯!仙侣同游!

    金老原文里的剑招名称更风雅,但都一个意思,你懂。

    无欲:续缘,放下断龙石。

    无欲躺在石棺里,一拉棺材盖,上面写着:【还真一生,不弱于人。】

    无欲:我有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

    哦对了对了,日月在出山前给自己已经找好埋骨同葬之地的设定,我在一篇日月+瓶邪的同人里看过,叫《仙人冢》,这个梗太扎心了、不敢掠美,有的日月文包里有这篇,写得非常好,二合一一点不违和!!

     

    日月才子谈无欲日月霹雳素还真缘谈素续缘

     

    评论(88)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