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22

     

    百年红尘【日月】(十一——十三)

    求生三连:雷、慎、ooc,注意闪避

    轻松向甜宠卖萌文

    大白狐狸素x小黑猫谈

    梗有来源,写完说

    ⚠️⚠️⚠️⚠️⚠️⚠️⚠️⚠️⚠️⚠️⚠️⚠️





    (十一)


             “谈先生,您怎么都不会老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谈无欲闻言一惊,暗暗算来——他和素还真在一起,竟已有二十年了。物换星移、岁月如梭,镇上的桃花开了又谢,学堂的学生换了一批又一批,光阴水似的淌过。凡人还能有几个二十年?

               谈无欲夹着书本离了学堂,一路上偷眼观察凡人衰朽的模样,头发花白、腿脚不便,素还真也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吗?丰神俊朗的容颜会爬满皱纹,挺拔颀长的身形也会变得佝偻,像是变了一个人,再看不出年轻时潇洒的模样。谈无欲的心里有点堵,凡人的生命为何这样脆弱而短暂?既然如此脆弱和短暂,又为何要那么多情?到头来免不了一场伤心。还是做个无情无义的妖怪更好,等素还真老得不成样子了,他就离开他,对、让他自身自灭去,眼不见为净。

               越走越快、越走越急,谈无欲一阵风似的赶回家,一推开门,鱼汤的香气扑面而来。他把书本随手一放,冲到厨房里,素还真握着汤勺回头道:“怎么这么急?”谈无欲看见他眼角不知何时生出的细纹,心中酸涩胀痛,不知如何是好。

               素还真见谈无欲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由伸手去磨蹭他柔软的下唇,笑着问:“谁惹你不痛快了?”

               谈无欲撇开头,低低道:“老头儿,别碰我...”

               素还真哑然失笑,心道,难不成变得太老了些?他望着谈无欲未改的容颜,也有些奇怪,便道:“二十年喽,不老也难!倒是你,一点都没变,是吃了仙丹不成?”

              谈无欲摇了摇头,“哪里没变,都有白头发了。”

              素还真见他披散的青丝中果然多出几茎白发,心里也是一揪。他掬起谈无欲的头发,叹息似的说:“早上给你梳头的时候还没见...”他直以为谈无欲是为此不悦,也就不再多言,转而道:“累了一天,喝口汤吧。”说着把谈无欲圈到怀里,从锅中舀起一勺鱼汤。

            他俩倚偎在灶台前,鼻端满是人间烟火的饭菜香气,是独属于凡人的幸福平静,心中都道:百年后孤寂冗长的生命里,回想此刻,已如永恒。想到此处,二人皆是甜蜜凄然、百味杂陈。


            “慢着,”谈无欲刚要饮汤,素还真将汤勺一挪、细细吹凉,这才又喂到他嘴边:“你喝不得热的。”

             “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头一次见面,谈无欲喝不了热酒,素还真就记了二十年。

              温度刚好、满口鲜香,谈无欲喝光了汤,转身把脸埋在素还真肩窝里。素还真亲了亲他的发心,将他紧紧搂住,好像生怕谈无欲会这么消失似的。


              还是等他死了再离开吧,谈无欲暗想,反正也不在乎这百八十年。

              一滴泪渗进素还真的白衣,转瞬不见。



    (十二)


              人老了就要有人老了的模样,身体一年不如一年,食欲减退、情欲也不能再像年轻时那么旺盛,二人转眼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了,哪儿能还跟小伙子似的夜夜缠绵?可春天还是照样会来,也难为他俩不约而同都装出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其实心里难耐极了。

              素还真提着鱼篓去山涧中钓鱼,他见左右无人,索性化了原形,在山中发足狂奔,好好发泄发泄过剩的精力。丈许长的白狐狸神骏异常,掠过处、惊起飞鸟游鱼,素还真只管任意呼啸驰骋,等他终于过了瘾,抖了抖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这才听见身后传来低低的狐鸣。素还真回过头,只见满山的母狐狸都聚拢了过来,无论红的黄的、个个眼含春水,有的甚至直接躺倒在地上,酥软得浑身都不挂劲了,一眼望去一片狐狸肉浪,宛如欲海波涛。

              素还真大惊,这架势他已有多年没见,更让他骇然的是,闻着母狐狸发情的味道,他只觉得恶心骚气,根本就不想接近。难道我只喜欢公的了?素还真刚想到这儿,又见几条公狐狸,含羞带臊的走到近处,翘起尾巴一阵搔首弄姿... ...

              想多了、吃不下,告辞、告辞!素还真顿生恶寒,赶紧溜之大吉。


              素还真拎着空空的鱼篓,逃也似的回了家。夕阳西下,谈无欲靠在躺椅上,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只有一双眼睛还依稀是年少时明澈的样子,此时他闭目养神,看上去俨然就是个老人,可素还真觉得,他怎么就那么顺眼好看,万万人也及不上他。

              素还真俯下身,想在他脸上亲一下,谈无欲闭着眼伸手一挡,刚刚好捂住素还真的嘴。他睁开眼睛,两个人相视一笑,在漫天的余晖中,看到的好像仍是彼此初遇时风华正茂的模样。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夜里,二人并头躺在一起,素还真摸着谈无欲的大腿,咂了咂嘴道:“唉,真想念皮光肉滑的大白腿... ...”

                谈无欲哪肯让他白说,扯开素还真的衣襟看了看,故作疑惑道:“咦,怎么有三个点?”而后又自问自答,“诶呦呦,原来中间一个是肚脐眼!老货,你胸都垂到肚子上啦!”

                二人互相取笑一番,依偎着睡去,半梦半醒间,谈无欲忽然道:“...素还真,你能不能不死?”

                素还真喉头一哽,半晌后才说:“那你也不要死,好么?”

                俩人后来都没说话,也许他们都以为彼此说的,只不过是梦话。



    (十三)


                  在他们七十岁的时候,谈无欲有个习惯,他得听着素还真的心跳才能入睡。那时候,谈无欲特别怕素还真无声无息的在睡梦中就死了,毕竟是人生七十古来稀嘛。但谁能想到,他一听就听了整整二十年。

                 是的,二十年。

                 二十年已经足够一个孩子长大成人,也足够一个悲伤凄美的故事变得面目全非。

                一开始,他们都很怕对方死去,但当这种恐惧不舍的情绪被拉长成二十年,俩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曾想过——他怎么还不死???

                多年前,他们都曾为凡人的脆弱而苦恼,可现在,又开始腹诽生命的坚强。两个不老的灵魂被束缚在衰朽的躯体里,二十个春天,爱人就在身边,但是却什么也不能做。只差像寡妇似的把一盆黄豆洒在地上,一粒粒的捡,以此熬过这浓浓春情、漫漫长夜。鸡和鱼也不能常吃了,太油腻,人老了鸡肉嚼不动、鱼刺看不见,只能喝口清汤,凑凑合合的吃点白粥,装成一幅食欲不振的衰老模样,其实谁都没有吃饱。

                他们九十岁的时候,谈无欲偶尔也还会去听听素还真的心跳,但是他已经不清楚他想听到的是有声、还是没声。如果有一天,他终于听不见素还真的心跳,谈无欲不知道,他是会嚎啕大哭,还是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


               谈无欲用拐棍捅了捅素还真,假装虚弱的咳了两声,慢慢道:“走,陪我买点心去。”

              “不去,干嘛要我去?”素还真躺在床上,装老人简直比真变老还累,“我走不动 。”

              “你以为我想?你走路那么慢!”谈无欲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么大年纪,我出门你不去,人家会问我你是不是死了。”

               素还真哼了一声道:“那你就说我死了嘛!”

              “哪有那好事呦!”谈无欲把素还真的拐棍递给他,催促道:“别废话了,我说话太多会气喘...”

               俩人终是相互扶持着出了门,白发蹒跚的背影渐行渐远,不知会走到何年何月。



     



    素·战胜了生物本能·脱离了低级趣味·既不爱公狐狸也不爱母狐狸·只喜欢谈无欲·还真

    下章就破梗了哈哈哈,这俩也实在是扛不住了

    十一、十二还淡淡忧伤,十三画风突变哈哈哈

    十、十一、十二,是凡人的病、老、死,俩人都还很舍不得;

    到了十三,就成了为什么还不死233

    十三的梗是前几天微博上看见的,好像是真人真事,特别有意思,原文如下:

    【今天遛狗的时候碰到一对爷爷奶奶。

    老奶奶在前面走,老爷爷很不乐意!

    老爷爷说:不想出来你偏喊我出来,出来好累。

    老奶奶没好气:么办法,都这么大年纪了,我出门你不出门,别人就会问我你是不是死了。

    老爷爷:那你就讲我死了嘛!

    老奶奶:哪有那好事。】




    全文链接

    百年红尘【日月】(一—三)

    百年红尘【日月】(四—六)

    百年红尘【日月】(七)

    百年红尘【日月】(八、九)

    百年红尘【日月】(十)

    百年红尘【日月】(十一——十三)

    百年红尘【日月】(十四——完)【完结】


     

    日月才子谈无欲日月霹雳素还真

     

    评论(73)
    热度(222)
    1. 山阳邻笛三千单衫杏子红 转载了此文字
      这章看得我哭辽,老苦和死苦写得太过真实,然而他们的衰老不过是互相欺瞒,而凡人的人生却是真的不可逆的。...
    2. 昭然若堂三千单衫杏子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