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129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四)出关【完】

    这是一个题材原罪的脑洞,雷点多到数不清,只写一个断章。

    古代架空,地理、职官、风俗一律胡写。



    (四)出关



               两军对峙,中原大军出不得关,粮草军备,银钱花得像流水。谋臣们各执一词,素还真却不说话,任他们争吵不休。不几日,阎魔旱魃那边倒先投了议和信来。

               众人又是不解、又疑有诈,素还真展信笑道:“魔君一统塞北不过年余,草原部族松散、并不习惯有个共主,他如此千里奔袭阻我军出关,只怕后院也未见得安稳。”

              “陛下圣明!”各位谋臣匍匐于地,背上都有些冒汗,原来一切早在素还真预料之中,这几日的按兵不动,就是在等这封信。年轻的帝王独坐上位,看着他们口沫横飞的辩论争执,各人的才具谋略、交好交恶,全被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谋臣们只“知己”,围着银钱米粮、军备地形争论不休,他却“知彼”,全然是一个帝王的眼光和谋略。谋臣们心悦诚服,他们已经被他看了个通透,以后处事哪还敢不出力、不尽心?

              “要价倒也公道。”素还真看完了信,随手递给屈仕途道:“给他们也看看。”

              “要我朝朝贡岁银二十万?!”一谋臣脱口惊呼道:“这哪里公道,分明是狮子大开口啊!”

              “议和谈判就如同做买卖,他们能坐地起价,难道我们就不会就地还钱?这样的出价,到最后不过是各自退兵,两不相扰... ...只看他敢不敢来谈。” 素还真喝了口茶,轻笑道:“拟信回他,就说朕同意和谈,邀魔君同虎牙骑进关来商议订约。”

              “进关?”屈仕途讶异道:“阎魔旱魃哪有这么傻,到时候来个瓮中捉鳖,这不是自投罗网?”

              “真英雄又何惧单刀赴会?”素还真修长的手指在御案上敲了敲,“不过都是见招拆招,他的招朕接下了,朕也想看看,这一招他怎么拆?”

                魔君并没有让他等很久,素还真很快收到回信,阎魔旱魃同意三天后入关。

                素还真站在城楼上,看着虎牙骑四人一组、纵马入城,屈仕途在他身后自言自语道:“这也奇了,阎魔旱魃到底是无知无畏还是胆大包天?”

                话音未落,他忽觉地面震动,抬头向远处看去,只见旷野上远远出现一支庞大的军队,黑压压的不知有多少人。队伍的前锋骑兵打马来到城下,跪倒在魔君马前,虔诚的亲吻他的靴子。

             “真是好手段、好机谋,”屈仕途咋舌道:“时间算得分毫不差... ...”如此大军压境,他们哪儿还敢对魔君不利?屈仕途偷眼看向素还真的脸色,见他一双眼睛亮得惊人,像两簇火光跃动,使他深沉俊美的脸庞显出一种鲜活生动,好像他少年时的模样。

                这样的感觉太熟悉了,棋逢对手、势均力敌,料敌于机先、谋定而后动,就像他们无数次推演博弈时一样!素还真的心脏一阵狂跳,血液在血管里奔流呼啸,发出无声的呐喊:“是他!是他!真的是他!”


                真正和谈时,进程倒比所有人都预想得快,半天就谈了下来,结果果然不出素还真所料,各自罢兵而已。两国君主一者慷慨豪迈、一者睿智温文,只管亲切热络地打哈哈,扯皮谈判的事都留给手下的人。

                晚上自有一场欢宴,几番推杯换盏,素还真装作不胜酒力、避席而去。他换了便装,连屈仕途也不带,自去虎牙骑营中夜探,骑术卓绝的“别亚”、战场指挥之人、布局和谈的人,素还真越思越想越是确信,这个人一定就是他日思夜想的人、一定就是谈无欲!谈无欲必定就在这五百人中!

                一间间的窥探,一个个的辨认,月亮被凛风吹上中天,夜风冷得出奇,像是要下雪,素还真却还没找到他要找的人。他掠过最后一间屋脊,有点茫然的站在城墙的阴影里,难道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的妄想?难道又是一场空?正在出神间,他忽然听见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素还真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高大的背影站在不远处,严严实实地挡住了身前的人,是阎魔旱魃。素还真本不欲与他相见,方欲迈步离开,却听见魔君用一种极柔和的语调低语,素还真暗暗称奇,阎魔旱魃这样雄壮的汉子,在战场上嘶吼起来宛如炸雷,竟会这么轻声细语地说话?

             “当然全像你预料的一样...哪有什么意外?”阎魔旱魃伸手抱住那人道:“要落雪了,你冷不冷?”

               素还真看见一双手轻轻搭在阎魔旱魃的肩上,他听不清那人说了什么,从他这个角度也只能看清那个人的一双手,这双在月光下更显得苍白修长的手缓缓勾住了魔君的脖子。素还真瞳孔激缩,五脏六腑如同被钝刀疯狂的翻搅,浓血全噎在喉咙,这双手、这双手他再熟悉不过!他曾握着这双手指点江山,他曾在这双手上写下诗句,他曾细细吻过这双手上的每一寸肌肤!可如今,他却眼睁睁地看着这双手抱住了别人的脖颈!

             “...他是谁?”素还真的声音嘶哑得不成样子,他从城墙的阴影里走出来,充血的眼睛一瞬不移的盯着那双手。

                魔君回头见他,颇为诧异,不由道: “你怎么在这儿?”

                素还真并不答话,只重复道:“他是谁?”

                魔君浓眉一轩,冷冷道:“你管不着。”

                素还真已走到二人近旁,他像是感受不到魔君的怒气,仍一字一字地问道:“他、是、谁?”

                冷月高墙之下,气氛凝重到极点,寒风呼啸、剑拔弩张,魔君瞪视着素还真,素还真却不看他,视线牢牢锁住另一个人。魔君见他目光痴狂执拗,怒气更生,恨不能挖了他一双眼睛,才遂心意。

                那人伸手按住魔君结实的臂膀,从魔君怀里转过身来,他一回身,头上的兜帽随动作滑落,一头月光似的银发流泻而出,他淡淡向素还真道:“满意了?”

                 素还真浑身的血都冷了,嘴唇开开合合,说不出一个字来。他想象过无数次和谈无欲重逢的场景,想了许多要和谈无欲说的话,此时却什么也讲不出。他的魂魄神智都被塞北的狂风吹得散逸破碎,只剩下一个空壳。

               “你认识他?”阎魔旱魃的手按在刀柄上,拇指不停的磨蹭着刀上镶嵌的红宝石。他有一种野兽的直觉,这种直觉令他现在每一根汗毛都警戒地竖了起来。

                 谈无欲面无表情地说: “素昧平生。”

                 素昧平生!素还真盯着谈无欲,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丝一毫说谎的破绽,可是只是徒劳。

                 素还真伸出右手,月光明晃晃的照在他手上,可他用力一握,手心里却什么都没有,他抓了几次,手中还是空无一物。他像是疑惑极了,口中痴痴道:“分明握在手里的,怎么却丢了呢?”

                  怎么丢了呢?谁又说得清?

                  谈无欲没有答话。在沉默中,二人之间却有一股暗流涌动。

                “中原的酒太淡了!”阎魔旱魃像是一头被困住的狮子,他再也忍耐不住,发出一声焦躁的嘶吼:“回金帐!连夜回去!”


                  塞北的初雪飘落下来。

                  弓刀蹄影在沉沉的夜色里疾行,谈无欲骑马踏出落雁关,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向北奔驰而去,他终是忍不住,回眸向城关一望。一个人影孤独的站在楼头月下,二人的眼神隔着漫天飞雪交汇一瞬,高楼望断,此去何时见?


                 凭山俯海古边州,旆影风翻见戍楼。

                 马后桃花马前雪,出关争得不回头!





    【马后桃花马前雪·完】



    人家是马蹄南去人北望,无欲是反过来哈哈哈哈

    只是想写一个画面如唐代边塞诗的断章自己过瘾,

    最后魔君出关的时候,很像单于夜遁逃,大雪满弓刀哈哈哈哈。



    以下纯属恶搞:


    他,算无遗策;

    他,英雄盖世。

    他,此情无悔;

    他,痴心绝对。

    一个是心有灵犀、志同道合的中原帝王,

    一个是忠诚守护、全心全意的草原魔君,

    (此处应有老素和魔君的ps镜头,配音效,一左一右出现在屏幕上)

    左右两难,脱俗仙子情归何处?

    (此处应有无欲的背影,往金阶尽头走,走到头,一回头,屏幕上跳出五个字)

    欲知后事如何,尽在:

    后宫·无欲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有画面感,俗不俗!!

    并且,

    虽然【马后桃花马前雪】这个场景断章是一个脑洞中的一部分,许多前因后果没写全,但是后宫·无欲传【并不会有🤦‍♂️🤦‍♂️



    前文链接: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一)落雁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二)却对着琉璃火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三)归人

     

    日月才子谈无欲日月霹雳素还真魔谈阎魔旱魃

     

    评论(52)
    热度(129)
    1. 昭然若堂三千单衫杏子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