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65

     

    天不老(下)【完】

    一个短篇脑洞,伪考古、都是胡写🤦‍♂️


    (四)


               素还真做了个梦,他看见一瓣桃花从空中飘落下来。花瓣缓缓落在他手心,四周黑暗压抑的空间忽地扭曲,爆射出明光和声响,他不由眯起眼睛,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 ,稀微的风声、潺潺的水声、还有不徐不疾的说话声。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枕在一个人的膝上,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觉得心中无比静好,一如桃花碧空、清溪流水。

             “和吸气成石不同,抓风成石本质上是个封印术,只要叫出被封之人的名字... ...”

             “叫出名字就能解封?”他听见自己说,“也太容易了些。”

             “是吗?”那个人轻轻笑了,又问道:“那你能叫出我的名字么?”

             “哈哈,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叫不出!你是... ...”他猛地顿住了,那个熟悉已极的名字就在唇齿间、只待脱口而出,可是他脑海中一片空白,嘴唇开阖了几次,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怎么会忘了?我怎么能忘了!”一树的桃花倏然就萎谢了,周遭又陷入一片黑暗死寂,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素还真头痛欲裂、冷汗涟涟,他再难忍受、大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

               他看着石像,心脏还在不停的抽痛,素还真捂住心口,喃喃道:“你到底是谁... ...”


              从那日起,素还真的乱梦终于清晰了起来。他不止再梦见天火洪水,又梦见了许多末日景象,这个人一直出现素还真的梦里,可是素还真却始终记不起他的名字。

             “只有帝王才修陵建墓,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武林皇帝了,也要如此?”是那人一贯嘲讽戏谑的语气。

              素还真听见自己笑着说:“惹了你这多话来,我只问你愿不愿和我同葬罢了。”

             “这话我听不懂。”他嗤笑道:“苦境的人都知道我最惜命,可不想死。”

             “逼得太紧了吗?”素还真望着他的背影低低道:“可是天命已至,没有时间了。”

               素还真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他以手扶额,仔细回想梦境中的一切。他进入了一个人的回忆,对他的一切经历感同身受,这个人是苦境的“武林皇帝”,那岂不就是这座墓葬的主人清香白莲?他忽然间有个诡秘的想法,难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安排?难道真的有轮回转世?难道他的前世就是清香白莲?


              正在胡思乱想时,他听见有人道:“果然飘逸超凡,无怪乎把三哥迷的晕头转向。”莫召奴笑嘻嘻地走过来,突然伸手指着石像的鞋子说:“你看他鞋上是不是有字?”

              素还真忙躬身去看,急急道:“什么字?”

             “右边应该写着‘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左边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这里肯定还有个蒲团,里面藏着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

              “... ...”素还真嘴角抽搐,无奈的站起身来。不过他的猜测若是真的,只怕比《天龙八部》中段誉的经历更为匪夷所思。

              “说正经的,三哥,我收到个消息,东瀛那边发现了几张壁画,我怀疑是苦境东渡遗民所绘。”莫召奴见素还真精神一振,忙又道:“那画年代久远、晦涩难解,我也不确定能有多大帮助,你可别抱太大希望,到时候又要失望了。”

                素还真苦笑道:“最近失望多了,倒也不少这一次。四弟,多谢你。”

                莫召奴摆手笑道:“咱们兄弟之间不必说谢,只是你若真得了神功秘籍,可别忘了我的功劳。”

              “没个正经!”他看着莫召奴的背影摇了摇头,转而又对石像轻声细语地嘱咐道:“我要去东瀛走一趟,很快就回来,你、你... ...”

                素还真忽而意识到自己在和石像说话,他哑然失笑,用手指轻轻描画了一遍石像的眉眼,又发誓般的说:“我一定会弄清楚你的名姓。”



    (五)


               石壁上的画是用炭笔和朱砂画成的,只有简单的四幅。素还真凝神去看,见第一幅一半画的是水和火,另一半是一具具骷髅,好像是苦境末日的景象;第二幅画了一团黑色的烟雾,还有两个人,一个人头上戴着莲花似的发冠,应该是清香白莲,另一个人... ...他呼吸一滞,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就是被封在石像里的人、就是他梦里的人!

               他眼前画面一闪,素还真似乎看到了当时的情景:

               漫天都是天火,在一个古老的祭台上,清香白莲横剑而立,黑色的邪灵张牙舞爪的迎面扑来,却被一道如雪的剑光逼退。

               清香白莲吃了一惊,有个人已经持剑靠在他背后,只听那个熟悉的声音又气又急地怒道:“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自作主张的逞英雄!”

               清香白莲叹息而笑:“总瞒不过你。”

             “你要牺牲自己,为苦境留下一线生机,难道我就没有普度众生之心?”那人瞪了清香白莲一眼,又向邪灵道:“你之所以和素还真谈条件,不过是想要他的金丹,我的金丹不比他差,咱们也可以谈谈。”说着,他丹田处射出如满月般清冷的明光,映得四下洞明。

              “有趣!有趣!”邪灵磔磔怪笑,“两个修成金丹的先天人,要为苦境愚蠢蒙昧的蝼蚁放弃长生?”

              “为苦境遗民打开东渡之路,金丹就是你的。”清香白莲的丹田处也燃起艳阳似的辉光,二人的金丹漂浮到天上,生生压过天火之光,好像日月共明、同照天地!

                邪灵眼馋不已,它念动黑暗咒语,将承载移民的大船送入东方暗海,任其随波追流、自生自灭。邪灵贪婪的吞下两颗金丹、修为激增,它正在得意间,忽然发现二枚金丹属性相冲,完全不能克化融合,霎时爆体而亡。


                恍惚间,素还真又去看第三幅图,果然看见图上画的是一艘大船,在海中漂浮靠岸。第四张图,黑色的邪灵上画了个血红的叉,可那两个人也倒在地上。他们死了吗?还是受了重伤?

                 资料太少、头绪纷乱,素还真一时理不清楚,只能把图案描画下来,以便细细研究。当地的接待负责人十分热情,晚餐时为专家考察团安排了当地的民间歌舞,素还真推脱不过,不免陪坐。这时,一首凄美的民歌传入素还真耳中:

             “苦海漂泊,

                何处依归?

                幸有神佑,

                日月共明。

                向着太阳的方向漂啊漂,

                太阳辗转红尘;

                向着月亮的所在荡啊荡,

                月亮不入轮回。

                太阳辗转红尘;

                月亮不入轮回。”


               “太阳辗转红尘,月亮不入轮回,好奇怪的歌词... ...”素还真脑中转念忽然福至心灵,他想到墓中“日出”“月隐”的石刻,想起梦中不断出现的日月意象,想起那人清冷孤峭的性子和语调——他被封在石像中,岂不正是“不入轮回”!

                素还真突地站起身来,在杯盘哗啦啦的破碎声中,他颤抖着唇喃喃道:“他是月亮,他就是月亮... ...”



    (六) 


                素还真不停地翻动着资料,自从破解了日月之谜,许多苦境的传说都有了新的解读。素还真不仅是清香白莲,还身兼“日”的意象,而与他相辅相成的就是“月”,怪不得他们的佩剑拂尘都是一对儿!日与月在苦境的传说中,并不能再看作先民的自然崇拜,而是两个惊才绝艳、以日月为名的人实实在在的故事。

                 世人更习惯称素还真为清香白莲,因为另一个人的名字湮灭在历史中,如果没有月,日又有什么意义?他们是如此对举相配,缺一不可。素还真放下资料时,已是寅夜,他看着天穹上被层云遮蔽的月亮,心中感慨万千。

                一段音乐霍然响起,素还真接起手机道:“喂,请问是哪位?”

                “这里是圣约翰博物馆,您三年前申请了古籍借阅,号码现已排到。让您久等了,请您在一个月中拨冗前来。”

                “我明天就到!”素还真闻言,立刻收拾行李,从东瀛直接赶往北国,唯盼博物馆里的孤本真能解开这最后的谜团,让他知道梦中人的名字!

                  素还真不眠不休、风尘仆仆地赶到博物馆,东瀛北国奔袭数千里,只为寻一个答案。他戴上保护手套时,心脏已经开始狂跳,素还真深深吸了口气,他拿起这本唯存数页的《苦境钩沉》,翻开了第一页。素还真眉心一跳、热血急涌,其上写的正是末日之战。

                 “初,苦境遭厄,天火洪水... ...”这一页写的都是苦境末日的惨状,素还真轻轻翻过这篇,眼光看向第二页。

                 “清香白莲·日才子素还真战邪灵于轩辕台... ...天外一剑飞来,乃”第二页已到了最末,素还真屏住呼吸,激动得头皮发麻,他的指尖有点颤抖,缓缓翻开第三页。

                 “脱俗仙子·月才子... ...”素还真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灰败,月才子后面的名字,竟是一个烧掉的窟窿!为什么偏偏是这里?!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命运的恶意捉弄?!素还真死死盯着那个空洞,纸窟窿像是一张恶意大笑的嘴,笑他的痴心妄想、笑他的无能为力。

                   工作人员见他浑身发抖,都吓了一跳,忙欲上前搀扶,素还真却摆了摆手,强自镇定下来咬着牙又一次去翻看那册古籍。后面还有三四页的内容,可每每写到月才子的名姓,都不是损毁就是残缺,没有一处例外。脱俗仙子的名字被从文献里抹去,这绝不是巧合,邪灵怨毒的眼光在他脑海中一闪,素还真几乎崩溃发疯,耳中轰鸣、眼前混乱,他喉管发紧喘不过气,不由头重脚轻、跪倒在地,双手抓着喉咙不断咳嗽干呕,终于昏阙过去。

                   再有意识时,他已经躺在了旅店的床上,全然不知是谁将他送了回来。素还真双眼望着屋顶,呆呆躺着、一动不动,不知躺了多久,他忽然跳了起来,疯了似的把所有随身携带的资料都从旅行箱里倒了出来,满天的纸张中,他口中不停自语:“不能放弃、不能放弃、不能放弃... ...”他疯了似的在抓住乱飞的资料,逼着自己把倒背如流的信息一个字一个字的反复再看,“什么线索都没留下?我不信、我不信... ...”

                 “一定有线索,他一定会给我留下线索... ...”素还真眼前一阵阵发黑,可是他咬着舌尖以自虐的疼痛强逼自己清醒。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仍然一无所获,素还真伏倒在地上,无焦点的目光在一地纸张中游移,脑海中浮现出石像的面容,那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啊,他怎么会忘了他的名字?他怎么能让他一直被封在冰冷的石头里?

                  他茫然的眼光忽然看到了一张纸,那张纸上大大的写了三个字,素还真,那是他自己的名字,可他的眼神却像第一次看见一样。他抓过那张纸,定定看了半晌,伸手摸过一支滚落在地上的笔,在素还真三个字下,像对对联似的,对应着写出了一个名字。

                   谈、无、欲。

                   他捧着那张纸无声的大笑狂喜,然后眼泪一滴一滴打在了写出来的字上。

                   谈无欲当然为他留下了线索,根本不必向外去寻,四处去找,因为他们早已血肉相系、神魂与共。

                   只要我的名字仍在,你的就不会湮灭。



    (结局)


                素还真叫着谈无欲的名字吻上石像的唇,鸦羽似的睫毛掀动,冰冷的唇逐渐变得柔软,怀里的人也变得温热鲜活。刚刚苏醒的谈无欲被他热烈的吻逼得连连闪躲,可是素还真嘴上像是涂了胶水,怎么都不肯放开。数千年洪荒阻隔,在这个冗长缠绵的吻里瞬间化为乌有,只有无限的欢喜庆幸。

              “那时候我问你,愿不愿与我同葬,你装作不懂。却用窃地补天之术偷偷搬来石洞,咱们到底也算是死同穴。”素还真亲了亲谈无欲的面颊,又道:“你到底是怎么被封印在这儿?我却一直没想明白。”

              “是我用抓风成石自封于此。”

                素还真讶异道:“为何啊?”

                谈无欲看了他一眼,垂眸淡淡道:“我曾立誓,如果你能找到我解开封印,我就不止与你,死同穴。”

                素还真闻言,眼睛倏然一亮,又狠狠向他吻了过去。


                天不老,情难绝。

                坏空非日月,何惧万千劫?



    【完】




    这篇也可以叫,你的名字,千年之恋,或者我在古墓睡粽子【误!是仙子🤦‍♂️

    不吹不黑,除了日月,能玩这种名字对对子梗的cp也不多了哈哈哈,光是玩各种意象对举,我就能玩半年,日月、龙凤、莲果、名字、诗号、衣服、武功... ...简直是官逼同!

    这篇里苦境时代的老素应该是没追(睡)到师弟的哈哈哈哈,双向暗恋,老素表白“愿不愿意葬我家祖坟”的时候被无欲装听不懂含混过去了。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世界毁灭的时候才追悔莫及... ...

    幸亏我有一招什么时候都能用的抓风成石🤷‍♂️(新剧有感,槽)


    忽然想到《月光爱人》的歌词,很适合这篇里的无欲:

    我醒来,睡在月光里,下弦月,让我想你。

    不想醒过来,谁明白?怕眼睁开眼睛,你不在。

    ... ...

    每一夜我等待,我的心,为了爱,睡在月之海。

    孤单的我,想念谁,谁明白?

    我在月光下流泪,也在月光下沉睡。

    没有后悔,等待真心人把我吻醒。

    我愿为了爱沉睡,到永远。

     

    日月才子谈无欲日月霹雳素还真

     

    评论(64)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