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271

     

    同人写手的自我修养

    嘲讽胡写,不过欢迎对号入座。

    这篇里的谈老师不过是个写同人的小透明,不是根葱更不是巨巨,不必与谈大手关联,也没有打无欲的tag。

    几个人私下聊多没劲,还阴阳怪气的暗示来暗示去,讳莫如深、不足为外人道似的,费那个劲干什么!下回直接@我点艹,多痛快,一起聊,也热闹。




    谈老师的鬼王棺x阎尸缸新同人文完结了,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x平台趁着热度,在网上直播采访了谈老师。

    主持人:先恭喜谈老师平坑,这部虐心大作可赚了读者不少眼泪呢!

    谈老师:感谢。

    主持人:有网友问,这对在原剧中根本就没有对手戏,谈老师是怎么想到把他俩凑成cp的呢?

    谈老师:我乐意啊。

    主持人(... ...):能、能再详细说说么?

    谈老师:你不觉得他俩的名字很般配吗?

    主持人:...确实。又有网友问,他觉得您写的鬼王棺和阎尸缸跟原剧差别太大,有点ooc,您怎么看?

    谈老师:笔给他,让他写。

    主持人(... ...):啊,这位网友接着说了,他说他认为鬼王棺和阎尸缸在原剧里都是铁血真汉子,在同人里也应该抽烟喝酒烫头,没有一巴掌护心毛也得纹个花臂,缠缠绵绵腻腻歪歪的谈恋爱可还行?他说他就是看不惯这种写法,矫情蛋疼,恨不能剁碎作者的丁丁,鬼王棺和阎尸缸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是... ...(以下省略十万字)

    谈老师:哦。

    主持人:没了?

    谈老师:我会让他继续蛋疼下去。且,我的丁丁还好好的。

    主持人:对于角色的认识您不想反驳什么吗?

    谈老师:对角色的认识,和每个人的审美情趣与理解结构有关。同样的剧情,投射在你心里的,和投射在我心里的不一样。这后面隐藏着受众的生活环境和人生经历。

    主持人:所以?

    谈老师:我的生活还蛮不错,他也许三天两头想go die。怎么可能认识一样?有时候看看奇葩的同担,已经要自己怀疑了,再和某些一看就生活挺无望不幸的人认识一样,那真的是很不ok了。

    主持人:... ...有网友说,他不能接受您写的某些cp,而且修罗场实在是很难下咽。

    谈老师:那他还看?修罗场都在文章末尾,能坚持到那儿也不容易,给他点赞。

    主持人:还有人问,您不觉得您塑造某些角色的时候太苏了吗?好像不少人都喜欢他。

    谈老师:他不苏吗?我标了cp,然后里面的感情戏没人喜欢主角?请教我怎么写。

    主持人:您对恶评怎么看?

    谈老师:随便。

    主持人:哇,有网友发来了恶嘲截图,这说的可够过分的,都问您啥时候死了... ...

    谈老师:活得挺好,不劳挂怀。

    主持人:看着这些也心如止水,不能够吧?

    谈老师:我希望他们下次点艹我,晴雯撕扇,撕得再响亮些,暗搓搓多没意思。大不了也就是个板上钉钉,反正这几个人木工活儿很熟练。

    主持人:您觉得他们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谈老师:也许有某种睥睨他人的心理快感,在网络上冒犯别人的成本太低,他们开心就好。

    主持人:您对同人圈写手褒贬不一的评价怎么看?

    谈老师:我认为每个人对人物的理解和塑造的侧重点不同,是没有必要放在一起比较的。但如果非要把同人写手归为一类,就像初唐四杰里杨炯所说,“愧居卢前,耻于王后”,若和截图中的某些人相提并论,我实在是不能引以为荣的。反而是被他们称为字字诛心的太太,单就笔力而言,我十分佩服和尊重。

    主持人:这个截图中有人说,您曾经淡圈过一段时间,为什么又回来?

    谈老师:嗯,就是为了恶心他。

    主持人:我总觉得是您得罪了谁... ...

    谈老师:得罪了板,得罪了钉,得罪了字字诛心。喜欢了他讨厌的,你自然也成了他讨厌的。

    主持人:他骂了您,您没骂他,岂不是很亏?

    谈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没骂?

    主持人:... ...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谈老师:可能还因为我喜欢讲道理。

    主持人:讲道理也不行?

    谈老师:只要是撕x哪儿哪儿都有他,他喜欢胡搅蛮缠嘛。

    主持人:所以对这种恶意就当没看见一样?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接受恶评的勇气,”谈老师摊了摊手,“就像毛姆说过的那样:千万别太在意批评,我的第一个短篇被某个人苛评。我怒发冲冠,用脏话问候了那人母亲。后来有一天,我把那个短篇又读了一遍,意识到他是正确的。不仅肤浅,结构也糟糕。这件事我一直没忘,几年后,德国空袭伦敦时,我往那个人的房子上打了一束光。”




     

     

    评论(55)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