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9443

     

    其实所谓冷和热,主要还是在自己心里。

    圈子再冷,心里热,就像“红泥小火炉”,咕噜咕噜把酒煮得滚热,雪天中几个醉客,倒比大摆筵席更温馨。

    当然,这时候如果有人搅局,说是天再冷、也不许喝酒,就是冻死了、也不许喝酒,大喊大叫地摔了小火炉、打了新醅酒,也可想而知有多败兴。


    因为禁止掐文,三六雨的创作环境其实一直很好,所以大家什么都敢写。

    更妙的是三六雨的搜索功能,要求发帖数量达到要求,才会开启。

    这就使得很多潜水艇不得不浮出水面,包括我这个饿得眼睛发绿的万年老艇。

    也是从给喜欢的文写评论开始,当时就是单机游戏,不熟悉圈内大手、不知道粉圈恩怨,全然从文字本身出发,只有打动我和不打动我的区别。

    当时我的大多数文评都写给了一个人,这个太太叫情情。我很爱她文字的表现力和张力,她的短篇很多、题材也很多样,all谈向,日月慕修罗场为主,也有苍谈、龙谈、弃谈... ...

    有时候我觉得,很多时候,刚刚入坑时看的文,从某种程度上奠定了之后看文的口味,甚至cp观。

    我从来没想过她会回复我,因为我主要也是为了攒回帖数🤷‍♂️,并没有什么别的期待。但是收到她私信的时候,还是很开心。之后我在她文下留评,也会常收到她的私信,有的时候会提到人物和剧情,有的时候只是感谢和问候。

    其中有一封私信,我的印象很深,开头大约是:

    昨天下了一场雨,今天早上起来一看,买来的玫瑰花开了... ...

    就像个老朋友一样。

    我大概并不是唯一收到她私信回复的读者,但是她的贴心的回复,还是让我感到非常开心。有时候看文,看的是一种情感的宣泄,但是要为这篇文提笔写点评论的时候,就得把这种情感梳理梳理,在这种条理化和写评论的过程中,就不免有更多的思考和想法。

    想法一多,心思就活络 ,心思一活络,手就痒。

    后来,不知道回了多少帖,搜索功能还是没开启🤦‍♂️。我终于失去耐心,把心一横,好吧,那我就写篇文吧。

    每一个作者,都曾是读者。


    写文之后,我实在的知道了,读长评的快乐。

    我觉得,作者看长评的快乐,百倍于读者看见一篇合胃口的文的快乐。

    这话怎么就说的这么好?比自己心里想的,还真切、还到位。

    这个解读怎么就那么独特?自己都没想到的,却被评论一语道破。

    那种快乐,真的是“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

    快活啊,感觉还能写一百篇!

    睡不着的晚上,醒得早的凌晨,看看评论,如饮美酒、似饮醇醪,陶陶然、醺醺然,倦怠全消。

    我写过长评,所以更知道要看得多认真、多喜欢,才会写长评。作者爱长评不是没有理由的,这种鼓励非常实在,就像同人圈的人民币、好使,哈哈哈哈。


    最后还有一点,是我自己写文后的体悟,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作者,都为热度、长评等等读者的反应苦恼过。

    也许都有过吧?

    我觉得这是极正常的事,如果丝毫不在乎的话,那就不必发出来,只用自己写完自己看了,就完了。

    但我想,这些毕竟不是写文的根本。

    根本也跟冷热一样,在自己心里。

    如果因为热度和长评太少,掷笔弃坑,你其实放弃的是自己的故事,别人的损失有限。

    文图好或不好,也不再别人嘴里,成色如何,自己心里得有数。

    在这个创作这个事上,未尝不可自我点。

    越少依靠别人,走得越坚定。

    就像原po说的,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别怨天尤人,别斤斤计较于热度,

    先写好故事。



    ps:哦对了,“在这个创作这个事上,未尝不可自我点。”并不是说可以随意指点江山、臧否文坛🤷‍♂️,那不是自我点,是自大狂。只用对自己的作品心里有数就行了,对别人的作品,在公开场合,但言好事、莫论人非。



    璐伊:

    一直都是個閱讀完就習慣留下文字紀錄的人,但有時總覺得自己的感想也許不是作者想要的,所以一向很少直接回饋給作者。
    直到某天真的看見了非常非常心儀,喜歡到熬夜看完的文,抱著激動的心情決定把這份心得傳達給作者。
    那時,對方給我的回應讓我很感動。
    從此就有了留言回覆的習慣,就算忙的時候只能留下隻字片語,但總覺得至少凝聚了心意嗷個一兩聲也好哈哈哈!

    如果喜歡一個作品,不管是圖還是文,請不要吝惜讚美,那才是創作者們持續創作的動力。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评论(59)
    热度(9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