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单衫杏子红

  1.  164

     

    道士下山【日月】后记

           先给各位道友拜个晚年,哈哈~狗年大吉、一切顺利!❤️

          《游龙戏凤》完结的时候,我马上趁着完结的热乎就写了后记,抑制不住的想把心里的想法掏出来和大家分享,心里特别热乎、情绪奔涌,真是迫不及待、一吐为快。写完《道士下山》的时候,倒是心里很静,关上撸否,先踏踏实实的过个年、在麻坛奋战几天,再说。

           这篇文写的挺波折的,老朋友可能还记得,这文还有个“初版”,是从日月两个瓜娃子233还小的时候写起,写他俩小小年纪下山打小怪兽的故事。我已经记不得是啥时候动笔的,大概在2016年的春天吧,写到秋天,因为各种原因没写完。那时候,一腔热忱浇个凉透,我觉得着实没意思,也就搁笔。其实,所谓“混圈”或者“萌cp”,有时候怕的并不是“对家”多么厉害、多么强势,而是“自家”来撕粉证,这种难过心寒远甚于“对家”的攻击。有些人对“对家”还要保持风度,但是对“自家”却苛责得尤严,这是不是个同人圈的怪现象?我们都喜欢他,也许表达喜欢的方式不同、理解不同、看法不同,难道你的喜欢就比我的更高贵、更纯粹?有些话可以说,但是在什么地方说、对谁说,还应慎重,即使是虚拟网络也该互相尊重,但言好话、少搞事情。对于粉证,我自己先撕为敬,对于怪现象,我冷眼抱以嘲讽,并将一直嘲讽下去。

           以前爱的太投入,总觉得腔子里的一颗心火热赤诚,看见什么、想到什么都琢磨着产出个相关,老有无限多的话想说,所以反作用力也大,不至于心灰意冷也觉得无聊幼稚,挺大个人了还被这些影响情绪、得不偿失。初版几万字的残稿废了也就废了,一点也没心疼。促使我重整旗鼓再写这篇文的动力之一,当然是2016年底的贺岁星,谁能想到无欲退隐十年,还能再出现在官方视频里呢!况且,有了贺岁星、新剧还会远吗?!恰逢其会,如何能不激动、不开心呢!心里的小火苗又有点烧,但是到底还觉得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2017春节后,一直在微博上互发私信的桃子说她要去批流年,我心里好奇,干脆说一起去。其实《道士下山》如果是正规出版物,扉页上一定会写:谨以此文献给亲爱的武陵寻桃。没有她,不会有这篇文。文中老素一开始是个算命先生的人设,也是这次“采风”的收获。我跟桃子说,你还记得我写过一个挺玄幻的日月文不?桃子说,当然记得了,道士下山嘛。我说,要是文里的老素是个算命先生,他明明能算准、但是偏不说破,因为他知道预测得了、也把握不住,知道了只是徒增烦恼,还不如浑浑噩噩。桃子说,很有趣啊,你写嘛!我有点犹豫,她又说,就当咱们自己玩,不用想那么多,你写什么我都爱看。其实这篇文,很大程度上我是写给她看的,她是第一个读者,是最有力的支持者,因为我写什么她都觉得很好,即使我写的很糟糕。这种不离不弃的支持是颗定心丸,因为我知道,即使所有人都不欣赏,我还会有她这个读者,我们还是可以分享很多感触和情绪,自娱自乐,还是有很多话可以聊。其实写东西,尤其是长篇,除了耗费时间和精力外,更是在和读者分享自己的心,因为有桃子,我觉得我的心总有地方可以安放,她也能读懂我的心,桃子是我的知己。非常感谢她,因为我喜欢在半夜写东西,她常常困得不行也要陪我,所以老能抢到沙发,哈哈,她让我知道我写的东西是被期待着的,真的非常让我感动。有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理性的分析,而是盲目的支持,笑。我平时真是个大条的人,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写的太投入,在写东西的过程把对情感的感受度无限的放大,写完后还有点在敏感的情绪里,所以分外需要这种支持,(当然理性的分析也行233),谢谢每一个留言或点赞的道友们,特别特别感谢。更感谢小罩和花雕,产了那么多美图,我简直上天爆炸、如同中奖,开心的要命!每次看见写手写文有画手配图,我心里其实都超级羡慕的🤦‍♂️遇到你们真好!这次写文跟第一篇的感觉完全不同,那时候是燎原大火、下笔就停不住,这次是文火慢熬、徐徐图之,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如果没有桃子、没有大家,这火也许悄不声的就灭了。其实灭也就灭了,但是完成到底更好。

           最后再说说这个故事,其实这个故事不复杂,自始至终都围绕着两个字一个是“命”,一个是“情”。因为灵感是来源于算命先生,所以这里自然会有一个问题:“你信命吗?”我信,但我信的是命运不可能被人事无巨细地掌握,命运之所以是命运,就在于它永远出乎意料。所以十年成了百年,所以注定无缘成了仙侣同游,所以事与愿违成了柳暗花明。另一个“情”字,是人在不可掌控的“命”中唯一能抓住的,如果不是紧紧抓住这个情字不放,颠沛跌宕的命运,早就把日月冲散了。其实我并不为无欲最后放弃飞升遗憾,是成仙难?还是在千万年的洪荒里,遇到一个挚爱之人难?真的,扪心自问,那种一见倾心、爱入骨髓的人真的有吗?现实里见的都是凑合在一起的男男女女,都是生活、都是寂寞、都是妥协,不是爱情。爱情像个传说,在电视剧里,在小说里,在诗句里,不在现实里。拿我自己来说,我活着这么大,就没见过一个让我特别心动的人,小时候还相信白马王子和the one,现在也已付之一笑了。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喜欢、特别羡慕日月的这种情感模式,和命定的、绝配的爱人,在生命的初初便相遇,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既有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白首,无论是从一而终还是兜兜转转又回到最初,都有种宿命感。

           陈奕迅有一首歌叫1874,歌词特别好:“仍然没有遇到,那位跟我绝配的恋人。你根本也未有出现,还是已然逝去?... ...情人若寂寥地出生在1874,刚刚早一百年一个世纪,是否终身都这样顽强地等,雨季会降临赤地。为何未及时地出生在1874,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互不相识身处在同年代中,仍可同生共死。”如果命定的爱人早出生一百年,在时间的洪流中无法遇见,只能等下一次轮回,也许又会或早、或晚。哪那么好得生于同时、日日与君好?普通人尚且憾恨错过,更不要说日月这样,样样相配、天造地设,命定的绝配,既然遇到、既然相爱,怎么能放弃?所以当老素回到半斗坪,他说的是“我舍不得你。”我并不觉得是自私,若他回来就说,“我成全你。”倒觉得冷漠又虚伪了。这句“成全”是逼到最后才说的,因此更有力、也更饮恨。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其实舍不得是人,有忧怖是人,舍得是仙,无忧怖是神佛。日月在这篇文里,到底还是人。会又爱又恨、会患得患失。人也没什么不好。人有情。

             这个“情”字,一直把日月拴在一起,即使无欲已经“忘情”。用诡辩的说辞来讲,既然需要“忘”,那必然前提还是有情,当然这个情原意广阔的多,我用的比较窄,只说感情而已。这个“情”对于文中的日月两个人来说,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一毫分给过别人,这也跟我《游龙戏凤》里写日月的情感线的思路一样,虽然是长篇、虽然人物比较多、虽然关系比较杂,但是情感线很纯粹。其实要真从虐心的角度来讲,纯粹的感情线能玩的花样比较少,越多的人在感情线里,越是左右为难、越是意难平。但我从个人心里舒坦出发,仍然是选择所谓“纯爱”的路线,现实的故事太多了,小说传奇,cp同人,只想写写千生万世、生死相随。不现实、却足够情深,得成比翼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让天地万类都羡慕他们。

            写文的过程中,我一直在保证是he,最后剧情保命用的天衍大阵在二十几章也就埋下了,只等玉石俱焚后抽梗。在某几个瞬间,也不是没想过写be,因为大家都知道悲剧会更让人印象深刻,其实就算是现在,补个番外也照样还能扭成be——当然我不会这么干哈哈哈。这是写手对文章的把握,脑子动在笔前面,不存在转不过来的可能,宏观流程不变,在细部也许会有一些调整和不确定,但是不会影响大局。确实存在写着写着人物有点收不住的感觉,具体体现在:我跟桃子讨论剧情的时候,预设这章就让他俩站着说话,结果写着写着,不好,拉上手了!不好,又控制不住要抱上了!妈耶,亲上了!仰天长啸,这咋整,剧情走不下去了!!我瑟缩着感觉到了日月间的强大吸引力,天知道我本来打算让他俩在第一个百年就双修过寥寥几次,后来变成了....好像功法都是在床上修的🤷‍♂️。很绝望了。不过也好,毕竟我是无肉不欢,自己的腿肉虽然嚼蜡,好歹也能凑合吃233

             稍微说一下剑龙剑,这对我一直站不好攻受,文里剧情需要,真枪实弹的第一次肯定得是剑龙,才能气得龙宿怒怼擎天柱,其他时候...我只能定义成互攻吧。

             日月真的有太多面、太可写,两个人都极具魅力,凑在一起,更是魅力的平方,实在是萌得人肝颤、也虐得人心疼。希望2018年的新剧,能看见日月同天吧!

             日月无双!日月大法好!



     

    日月才子

     

    评论(77)
    热度(164)